财新传媒

中国资本狂买俱乐部,然后呢?

2016年07月26日 10:44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这既对中国资本在海外的运营提出要求,好东西不能砸在自己手里,需要尊重体育产业自身的发展规律;更重要的,依然是体育管理体制的改革,特别是供给侧的放开
刘枭
熠帆资本副总裁兼北京部总经理。先后就职于国内知名智库机构及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长期从事宏观政策研究及投资工作,对金融、体育、文化及高科技领域有较多研究;拥有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与数学双学士学位。

  【财新网】(专栏作家 刘枭)2014年10月发布的国务院“46号文”激起了国内资本对于体育产业的躁动。据公开数据统计,政策发布当年(2014年),体育创投基金总额不过30亿元;仅一年之后,2016年第一季度,当季体育创投基金总额便超过了100亿元。不论从项目数量、投资金额还是市场热度看,体育产业投资的大风已然吹起。

  在近两年的体育产业投资浪潮中,中国资本在海外的“买买买”格外引人注目。就在刚刚过去的周末,舆论频传,金沙江创投的联合创始人伍伸俊(Sonny Wu)接近完成AC米兰交易。此前,包括国际米兰、曼城(母公司城市集团)、马德里竞技、阿斯顿维拉等在内的海外知名足球俱乐部,以及NBA篮球俱乐部森林狼的少数甚至控股权,都已被中国资本收入囊中。一夜之间,这些以往只能在电视和新闻里看到的大牌俱乐部,纷纷改换门庭,成为了“中资企业”。从下赛季开始,海外顶级赛事中的“中国德比”将不再只是传说。

  需要追问的是,中国资本狂买俱乐部,然后呢?归根结底,中国资本出海投资俱乐部,是在为他国的体育产业做贡献。比如在此次AC米兰交易中,意大利方面提出,新买家需要承诺在未来两年里至少支付4亿欧元,用于支持俱乐部的发展和运营。以此估算,中国资本为收购AC米兰所投入的总资金将达到11.5亿欧元(7.5亿欧元的交易对价以及4亿欧元的后续发展资金),折合84亿元人民币,加上各种税费的话,更将超过百亿元;而买到手的,却是一家年亏损9350万欧元(折合6.85亿元人民币)、近年战绩和影响力双双下滑的俱乐部。如果只从静态的财务数据上看,这笔交易怎么算都是在发扬国际主义精神,学雷锋、做好事。

  动态地看,从发展的角度看问题,如果中国资本能够按照体育发展规律做事,扎实地将俱乐部运营好,成绩提上去,进而反哺国内相关领域,未尝不是一条“曲线救国”之道。2010年时,泰国商人维猜以不到4000万英镑的低价收购彼时还在英冠的莱斯特城队,经过多年耕耘,终于在2014年进入英超,并奇迹般地在2016年力压曼联、切尔西等传统豪强问鼎英超联赛冠军,创造了世界足坛本世纪最大的奇迹。莱斯特城奇迹既帮助维猜实现了商业上的成功,个人财富从2010年时的2亿美元激增到2016年的28亿美元,也成功激发了泰国国内的足球热情。对于当前乘着直升机撒钱的中国资本来讲,维猜的成功具有相当的借鉴意义。但就这点来看,中国资本收购海外俱乐部的历史并不光鲜。

  一个在海外引起争议甚至反感的案例是中国资本对荷兰ADO海牙俱乐部的收购。2014年初(彼时“46号文”还未出台),有中国资本接触海牙俱乐部,承诺进行大笔投资,并于2015年完成收购。但在完成收购之后,该企业却并没有追加投入,让海牙方面非常不满,双方关系一度对立。就连派驻到海牙的中方教练也在当地媒体的口诛笔伐中请辞;另一个偏负面的案例则是今年6月中国财团入主西甲俱乐部格拉纳达。在交易完成后的这个夏天,格拉纳达在转会市场上转出了8名球员,加上租期到期的更达到15人,主力阵容已流失了一半。虽不清楚新股东对俱乐部的前景究竟如何规划,但若按照目前的形势发展,上赛季勉强保级的格拉纳达势必面临球队降级、商业价值大幅缩水的困境,进而对后续的商业运作产生负面影响。

  与其他领域,尤其是制造业及服务业的海外并购逻辑相同,中国资本在海外收购俱乐部,最重要的目的仍然是借助海外投资及并购,提升国内相关产业及人才的发展水平,是一个“走出去”和“引进来”的双向过程,二者缺一不可。通过“走出去”,中国资本可以在海外顶级俱乐部获得一定话语权,近距离学习国际先进制度和经验,并将这些此前只在欧洲及北美市场上活跃的俱乐部“引进来”,与国内的平台和主体在教练、运动员及管理人才等多个层面开展深层次的交流与合作。毕竟,相对于海外成熟市场,中国的体育产业发展水平仍然存在不小的差距,不论是赛事运营、青少年训练还是俱乐部的经营管理,都存在巨大的提升空间。就拿赛事运营来讲,曼联与曼城在北京鸟巢的“曼市德比”因故取消,两支队伍千里迢迢从英国曼彻斯特赶来,却因主办方应急准备不足,闹了个国际笑话。明明有一万种方式可以避免尴尬局面的出现,主办方却偏偏做出了最次和多输的选择,令人不禁对当前中国体育产业发展的成色抱有深深的担忧。

  更进一步的,资本层面的“买买买”要想取得预期中的效果,离不开制度层面的改革开放。当前国内体育产业发展滞后,与供给侧的高度管制尤其是金牌导向的举国体制密切相关。在以往,不乏中国球员希望留洋深造而被粗暴拒绝的先例,这极大地阻碍了运动员的国际交流,使得他们难以在国际赛场上提升自身竞技水平。往后看,这种僵化与封闭的管理体制亟需改革。

  同时,对体育产业核心从业人员,尤其是运动员及教练员的激励机制,也需要从传统的“国家资产”理念中解放出来,逐步做到市场化培养,商业化运作,与国际成熟市场接轨。在此,宁泽涛赞助事件应当引起各方反思,旧有的管理模式已经难以适应日益发展的运动员商业权益市场。据业内人士表示,即使是国内顶级运动员,在参加商业活动时,往往也只能拿到代言费的2%,其余则需要上缴国家和运动队。在这样的激励机制下,运动员及其经纪人很难有动力提升自身的商业价值——体现为更加职业的公共形象与闪烁着普世价值的体育精神——而这正是整个体育产业中最具魅力、商业价值最高的所在。

  中国资本在海外“买买买”可视为当前体育产业投资热潮的写照。但这更多应当是故事的起点。中国的体育产业不会因为投资热、买的俱乐部多就自动成长成熟,而需要通过持续不断的“走出去”和“引进来”,在资本、企业、人才及制度等多个层面上进行升级改造。这既对中国资本在海外的运营提出要求,好东西不能砸在自己手里,需要尊重体育产业自身的发展规律;更重要的,依然是体育管理体制的改革,特别是供给侧的放开。

  作者为熠帆资本副总裁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