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全球贸易增长停滞背后的结构性问题

2016年08月01日 13:46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全球贸易增长停滞的背后更多的是结构性因素所导致,而这种结构性因素与近年来的全球价值链贸易有直接关系
张茉楠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战略研究部副研究员,经济学博士后。曾在韩国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KIEP)做高级访问学者。现任中国国际贸易组织研究会外顾委委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国际石油与经济》等杂志编委,以及美国全球经济学家网站Projecet-Synicate、香港“中美聚焦”的特邀专栏作家。近年来,先后主持并承担了中央各部委、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课题三十余项。主要研究领域为全球宏观经济、国际金融与资本流动,以及国际贸易政策等。

  【财新网】(专栏作家 张茉楠)近年来,G20主要任务逐步从危机应对向长效治理转变,贸易议题的重要作用日益凸显,刚刚闭幕的 G20贸易部长会达成全球贸易增长战略,这势必对当前全球广泛的贸易停滞产生深远影响。

  全球贸易增长停滞:是周期性or 结构性?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步入深度调整与结构再平衡的“新平庸”状态,以贸易全球化为主要特征的全球化遭遇逆流,全球贸易增长持续低迷;以大规模跨国投资驱动、高增长中间品贸易为特征的全球价值链步入深度调整期,这背后到底是周期性因素,还是结构性问题?其所产生的正面效应和负面效应到底如何评估,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大而现实的议题。

  一直以来作为世界经济增长引擎的国际贸易年均增速为世界经济增速的1.5倍,甚至2倍。而现在这一“引擎”却开始停滞甚至面临“熄火”风险。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发布的全球贸易增长报告,1990-2007年全球国际贸易增长6.9%,2008-2015年平均增长约3.1%,过去一年,全球贸易增长降为1.2%,不到2008年金融危机前10年平均贸易年增长率6.7%水平的一半,贸易对GDP的创造效应不仅大大下降,而且其下降幅度还远高于GDP的下降幅度,这是一个尤其值得高度关注和反思的问题。

1

数据来源:World Bank, WTO, IMF

图1 全球贸易增长进入低迷期

  事实上,如此低迷的全球贸易增速在过去50年里仅遇到五次,分别是1975年、1982年、1983年、2001年和2009年(正好对应着经济危机期间),然而这一次却是连续四年低于3%的水平,这当然与全球需求以及价格等周期性因素有关,但是似乎周期性因素仍难以充分解释这一现象。

  我们认为,全球贸易增长停滞的背后更多的是结构性因素所导致,而这种结构性因素与近年来的全球价值链贸易有直接关系。其实,全球价值链贸易的快速发展早已深刻改变了世界经济格局,也改变了国家间的贸易、投资和生产联系。

  全球价值链这一新贸易体系归结起来有三个显著特征:一是最终产品经过两个或两个以上连续阶段的生产;二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国家参与生产过程并在不同阶段实现价值增值;三是至少有一个国家在生产过程中使用进口投入品,因此产生了大量的中间品贸易和增加值贸易。全球价值链对当前全球贸易的影响十分复杂,需要我们进一步分析其影响全球贸易增长的机制和机理。

  全球价值链贸易背后的“结构再平衡”问题

  不能不说全球价值链当前的收缩与全球经济再平衡不无关系,原有的以“消费国-生产国-资源国”为核心链条的全球贸易大循环变得愈发不可持续。美欧等发达国家高负债导致的杠杆收缩,以及工业部门的“重返制造业”导致消费驱动的国家增长结构出现重大变化。数据显示,2014年,美国居民部门杠杆率已经从2009年的高点大幅下降到2003年时的水平。

  而作为全球最大生产国的中国,其贸易结构的增长变化也产生了重要影响。上世纪90年代,以嵌入式分工模式为特征的加工贸易在中国的迅猛发展,中间品贸易占对外贸易的比重也随之大幅上升。加入WTO的十多年来,中间品货物贸易量年均增速明显高于消费品和资本品。中国中间品贸易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使用本国的廉价资源和劳动力禀赋,生产层次较低的中间投入品再输往国外;二是从国外进口中间投入品,利用本国的劳动力禀赋对其进行加工和组装,生产成最终产品或中间品后出口到国外,即通常所说的加工贸易。

  加工贸易催生了亚洲区域的“三角贸易”,这使得中国可以在较短时间内发展成为规模与深度兼具的“全球制造基地”,在制造业的大多数部门和生产环节都具有较强的生产能力。特别是在电子、汽车、机械等以产品内分工为主的部门,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和产业集群,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国际产业转移。UN Comtrade 统计数据显示, 自2005开始,中间产品贸易在贸易总量中占据重要地位。中国主要从韩国、东盟、欧盟、日本进口大量的零部件产品,然后将最终品主要出口到美国、欧盟和中国香港。中国零部件进口相对更为集中,主要集中在排名前3位的经济体,例如电子集成电路从中国台湾、韩国、马来西亚进口,占70%以上,同样零部件出口主要分布与最终产品也基本相同,但中国中间品出口地更为集中,主要集中在排名前3位的经济体,例如电信设备、零件出口到中国香港、美国和欧盟,占约70%,中国正在成为全球中间品贸易的中心。

  然而,近些年来,要素成本上升、后发优势红利减少,以及外部体贸易竞争追赶与挤压态势的增强导致中国自身嵌入式分工的出口结构也在发生重大转变。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加工贸易占出口比重由 2007年的50.7% 降至2014年的37.8%;同期间,加工贸易占进口则由38.5%降至26.8%,显示中国贸易结构已经开始已经趋向转型升级。

  中国出口贸易减少了对中间零部件的需求,正在引领出口结构从一般消费品向资本品升级。2015年以来,中国外贸出口当中机电产品已经占出口贸易的一半,大型单机和成套设备出口成为亮点。除了高铁和核电外,中国制造在其他领域的出口也表现出了较强的竞争优势,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出口增长保持了较高水平,中国贸易结构的转型升级对全球贸易增长的创造效应开始趋缓。因此,就长期而言,由于全球经济再平衡所导致的贸易增长减速对提升国家竞争力和价值链水平的正面效应远远大于负面效应。

2

数据来源:中国海关总署

图2 入世以来中国进出口贸易结构增长变化情况

3

数据来源:中国海关总署

图3 中国一般贸易超过加工贸易占主导地位

  全球新一轮贸易壁垒与RTA贸易转移效应影响

  中间产品贸易对世界各经济体的重要性显著增加,占整个服务贸易的70%,整个货物贸易的三分之二。然而,目前的国际贸易规则仍以最终产品为对象,对以中间品贸易为特征的价值链贸易形成了较大的不兼容性。据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UNCTAD)统计,全球已形成400多个RTA(区域自贸协定),这种类似“意大利面碗”的RTA不仅增加了商品贸易跨国流通的复杂性,其逆全球化的“竞争性区域集团”的形成,也导致大量的贸易转移,割裂了全球价值链的分工与合作。例如,被称为“21 世纪高标准自由贸易协定”的TPP 明确强调 “原产地规则”。原产地规则明确指出,期制订的目的是“促进区域供应链、确保缔约方而不是非缔约方成为协定的生产者”,即在某一缔约方生产。这些规定促进了成员间的生产和供应链整合,却在很大程度上割裂了与非成员国之间的经贸联系,抵消了由于区域贸易协定带来的“额外收益”。

  而另一方面,较高的贸易摩擦成本和贸易投资保护主义对全球价值链贸易是极大的损害。在全球价值链下,中间产品贸易壁垒会产生累积和放大效应,显著提高贸易保护成本。中间产品要进行多次跨境交易,即使这些关税和非关税措施水平很低,保护程度也会被多次累积,进而严重影响最终产品成本与价格。因此,必须进一步降低平均关税水平,削减关税峰值和最高关税,鼓励部门贸易自由化(零关税),抑制关税升级,取消进出口中的配额和其他数量限制。

  因此,这也是为什么2016年G20贸易部长会会把促进《贸易便利化协定》(TFA)的尽快实施,以及降低全球贸易成本至于核心议题成果的一个重要原因。当然,为降低各国贸易保护措施,G20下一步还应试图建立监测贸易保护措施的指标,对全球贸易保护程度进行量化和预警,加快推进全球价值链伙伴关系与保障计划。

  作者为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