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勿以应试教育式眼光看待政客

2016年11月10日 11:4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瞄准“政治正确”开炮,是特朗普过人之处
吴谦立

财新网“大谦视界”专栏作家。美国波士顿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美国某基金经理,负责全球宏观性投资。

出版过《公司治理:建立利益共存的监督机制》和《公平披露:公平与否》,以及译著《财务骗术》《拯救日本》《社会关系》,在《中国改革》等杂志上发表过宏观经济、货币政策方面的评论文章,在哈佛大学、马里兰大学有过讲座性授课

  【财新网】(专栏作家 吴谦立)11月8日以前,很难想象一个没有任何政治阅历、毫不理会或者完全不懂政治规则、和自己的政党时时摩擦、选举很大程度上依赖自己同样没有政治经验的子女、没有多少基层组织、没有像样的专家团队担任智囊、虽然上了年纪却依旧嘴上没毛、没有明确细致的政策规划、媒体一边倒地支持对手、精英阶层大都和他羞与为伍的老花花公子,却还能以远少于对方的经费在一个本来就设计好一定程度上抑制大众民主、强调精英民主的制度里胜出——不仅胜出,还同时让自己的党赢得参、众两院的胜利,再度实现了少见的一个政党对于行政、立法部门的“统一领导”。这可以看作二十一世纪版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就这么一个人,要执掌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行政权和军事指挥权,任谁都会怀疑他的靠谱性。这不,即使是向来世故圆滑的英国人,这回也坐不住了。《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最近一阵多次发表评论,表达担忧:“美国民主最严重的测试(American Democracy’s Gravest Trial)”、” 比扎罗世界已经接管了全球政治(Bizarro World Has Taken Over Global Politics)”。

  确实,仅从阅历上来说,他的对手希拉里似乎是个完美人选:早年就显示出政治上的才干和雄心,大学毕业时就因其毕业典礼上的演讲而成为全国知名的人物。正式登上全国性的政治舞台也已有20多年,先以第一夫人的名义参与国政,然后当选参议员,又在行政部门担任过国务卿。

  然而,仅仅认为阅历完美就是合适人选、毫无阅历就不应该当选似乎很像在应试教育下出现的分数万能论。历史上,类似资历完整的总统有好几个,可惜却不一定能够在总统职位上缴出满意的试卷。里海大学(Lehigh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安曼巴(Saladin Ambar)的研究发现,成功塑造现代总统典范的诸如威尔逊、两位罗斯福总统等人都有一定的行政经验、却都没有在联邦政府长期盘踞职位,因而可以以政治圈外人士的优势发起改革。

  美国历史上的第15位总统布坎南(James Buchanan)则是一个反面教材。他在成为总统之前具备26年的政治经验,而且是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奋斗上来的:先是担任宾夕法尼亚州的州议员;然后进入联邦众议院,并且四次连任,是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在杰克逊总统任内被任命为驻俄国公使;回国后三次当选为参议员,最后出任国务卿。担任国务卿期间,为了主持完成划定美国西部北方边界的俄勒冈协议(Oregon Treaty),放弃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机会。可就是这样一个资历远胜过希拉里、甚至一度被视为可与华盛顿比肩的总统,在许多历史学家的眼里,却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总统,原因在于当时南、北方矛盾不断激化,他却缺乏一个一把手应有的道德勇气,不能挺身而出阻止国家的分裂。

  在整个竞选过程中,特朗普以其超级自恋的性格以及狭隘的知识面,说出许多令人震惊的评论,以致许多人表示不能把这个掌握核战争钥匙的总统职位交给他。但是不要忘了,当初里根第一次参加总统竞选时,也被视为战争疯子,党内对手福特总统打出的竞选广告就是提醒民众“里根州长无法发动战争,里根总统可是有这个权力的(Governor Ronald Reagan couldn’t start a war. President Reagan could)”。即使四年后,他已经被党内主流接受,然而当他真的击败卡特出任总统时,还是因为其强硬的反共历史让不少盟国担心他会不会哪天又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情来,连累大家。他离过婚的记录也被一些人认为玷污了总统这个职务。

  特朗普的另一个令人诟病之处就是他口出秽语,似乎完全没有一个国家元首应有的修养。其实当初美国国父们也难免会犯这个“大多数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在私下场合满嘴脏话。最著名的当属第一位副总统、又是第二位总统的老亚当斯(John Adams)对于“同党同志”、首任财政部长汉密尔顿的评论了,他在给朋友的一封信里说“那个苏格兰小贩生下的小杂种!我敢肯定,他的野心、无休无止、以及所有的浮夸图谋全都来自他超常丰富的分泌物,再多的妓女都满足不了他!(That bastard brat of a Scottish peddler! His ambition, his restlessness and all his grandiose schemes come, I'm convinced, from a superabundance of secretions, which he couldn't find enough whores to absorb!)”

  本文不是为特朗普开脱应有的谴责,更不是说他一定就是个优秀的政治人物——事实上他身上还带有许多自以为是的浅薄毛病,而是希望不要过分简单地急于下结论。

  更何况民主选举制度的优势从来都不是选出德才兼备的领导人(希拉里也算不上德才兼备),而是让民众在事先约定的游戏规则下有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从而为社会和谐起到“排气阀门”的作用。只不过这次,一些立场保守的普通民众意外地在富翁阵营里找到了代言人,总算为他们出了口气。只可惜那些左派阵营的普通民众找到的代言人桑德斯参议员没能出线,否则两个民粹主义者同场竞选一定也会上演许多精彩戏码。

  本次大选系列一开始我们就分析了许多民众支持特朗普的原因,那次主要是从经济利益角度出发。其实,这次大选从某个角度来说,也是社会价值观的争斗,而特朗普瞄准美国社会实行多年的“政治正确”规则开炮,在这一点上可以说是既眼光精准又颇具胆量,和其它政治人物相比确实鹤立鸡群。四年前,罗姆尼竞选过程中,就在电视辩论时遇到“如何提拔使用女干部”这样的问题。当时,他采取的态度是尽可能言辞上讨好左派,却不承想反而弄巧成拙。

  许多人评论说特朗普的竞选严重撕裂了美国社会,那其实是在是高估他的作用,他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完全扯掉那层窗户纸而已。

  我们前面说过,过去二三十年,右派不断往右移动,越来越偏激。其实,同时左派也在往左的方向移动。如果使用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划分左右光谱的方法来看,可以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政治光谱左右两极的人数逐步上升。比如,1994年民主党人里面只有0.6%的人达到距离中心位置左边10分的位置,20年后这个数字上升到6.2%;同时共和党人1994年位于中心位置右边10分位置的只有1.3%,现在则有3.5%。随着政治光谱不断向两极发展,双方的对立越来越强烈,社会分裂早已是存在的现实,只不过这次是特朗普扮演了那个说出国王没有穿衣服的“老男孩”。

  就拿同性恋问题来说吧。民主党向来以弱势群体保护者的形象出现,一直为同性恋者的权益而斗争,民风保守的右派们则一直无法接受。双方似乎都有“科学研究”作为依据。左派引用的生物学研究表明同性恋乃是天生的先天性结果,因此他们更应受到关爱而不被歧视。右派引用的社会心理学研究结论是这是受后天环境影响,完全可以通过健康的生活方式加以医治,因此他们应该和普通人一样,不应享受特殊待遇。20多年前,克林顿上台时,同性恋团体为自己的权益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克氏政府修改了军队关于军人性取向的政策,要求军方采取“不问不说(don’t ask, don’t tell)”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态度,使得军队里的同性恋免除了公开其隐私而被同僚歧视的可能。这些做法带有相当的进步意义,体现了现代社会对少数群体的关怀,却也遭到右派的抨击。最近几年,左派又进一步成功地推动了同性恋婚姻合法化,更让右派无法忍受。今年,奥巴马政府发文鼓励全国公立学校允许师生员工可以按照自己的心理认定而不是生理性别选择上厕所,以免这些人群受到歧视,这之前已经有一些左派当道的地方通过类似的“同厕”规定,引起一些保守民众的愤怒。有一位父亲就制作了一个视频,在网上颇受欢迎,他对着镜头警告那些可能以此为掩护去女厕所对他女儿图谋不轨的人,表示一旦被他发现一定报以老拳。这位父亲身材魁梧,手臂上刺有纹身,是个典型的生活保守的中低收入人士。

  虽然奥巴马的文件只具指导性质,不具行政命令效应,但还是引起德克萨斯等保守州的强烈反弹,它们不仅明确表示“概不奉诏”,还将联邦政府以越权违宪的名义告上法院。北卡罗莱纳州就是参与这些抵制行为的一个保守州,而距离该州数百里的本地乃是民主党的天下,于是本地议会通过一项法案,规定行政官员如果没有关键性事务(essential business),不得踏足北卡领土。虽然本地与北卡未必真有什么地方政府层面的来往,这项法案只具象征意义,但却是美国社会分裂程度的一个鲜明写照。

  在这个背景下,特朗普以藐视一切左派“政治正确”的姿态为号召,自然吸引许多心有同感的民众 ——虽然他本人在同性恋这个具体问题上面未见得采取保守立场。我们以前说过几次,传统媒体的民调通常会低估特朗普的实际支持度。这是仅就数字而言,抛开数字走进现实,特朗普支持者的热情程度也是多年来罕见的。像总统选举这么大的一项工程,候选人必须仰赖党组织在各地基层的力量,广设基层办公室(field office),大手笔雇佣众多的工作人员进行辅选。这次选举,在所有的双方必争之地——摇摆州里面,特朗普的基层办公室平均而言只有希拉里的三分之一,在佛罗里达州,甚至不到十分之一,而且他的竞选团队往往还无法得到党中央的配合。按照常理,特朗普必输无疑。可是,一个特殊的风景却是,虽然特朗普雇佣的正式工作人员很少,却有许多不在编制内的志愿者超功能地发挥作用,甘心乐意地为他一家家打电话、登门拜访拉票。

  弗吉尼亚州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该州北部靠近首都的地方是民主党的天下,南部相对偏僻则是共和党的势力范围,因此一直是个摇摆州。这次,希拉里挑选的副手凯恩(Tim Kaine)参议员就是来自该州,而且是在它南部地区发迹的,可见他在南部也有一定的实力。按照常理,特朗普根本不用在该州进行竞选,因为毫无取胜的希望。在竞选后期,特朗普阵营也宣布关闭了在该州的办公室。可是,即使这样,他的志愿者们仍然坚守这些办公室照常为他宣传拉票,使得不明就里的民众以为主流媒体的有关报道又是在故意歪曲打击特朗普。

  本次大选说明一味忽视或者掩盖社会矛盾,不是维护社会安定团结的长久之计,相反只会让矛盾累积越来越深。八十年代,不同党派的议员尽管在议事厅争得不可开交,走到餐厅却可以一起坐下吃饭说笑。现如今,能够像当初的泰德.肯尼迪(Ted Kennedy)、鲍伯.多尔(Bob Dole)那样跨越党派政治去推动法案的议员已经凤毛麟角了。

  尽管希拉里和特朗普都已经发表了颇为得体的选后演讲,表示要重新团结。但是,要把一个已经分裂的社会重新捏合起来,需要各方政治人物乃至整个精英阶层都意识到自己和社会普通民众已经完全脱节,从而放下身段静心倾听对方的观点,在理性的基础上进行良性争论。

  比如,在财富、收入分化极为严重的今天,希拉里的民主党常用招数——给富人加税用来补贴穷人,应该既能收获刺激经济之效,又有弥补社会公平的道义基础;而特朗普招徕的共和党惯用武器——减税,可能只会像现在的宽松货币政策一样,最好的情况也只能起到事倍功半的作用。但是另一方面,社会政策必须一定程度上实现右转,在社会议题上的许多政治正确必须被打破,否则只会沦入既虚伪又不解决问题的窘境。

  从进入大选后的经历以及他一贯的行事风格来看,特朗普最缺乏的正是能够倾听对方的意见。将来他表现怎样就要看今后现行制度如何约束他,媒体如何修理他,也看他是否愿意追求上进,珍惜民众的支持了。

  作者为美国波士顿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美国某基金经理,负责全球宏观性投资。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