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地缘政治如何影响金融市场

2017年01月09日 10:44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金融市场的价格变动已经反映了对未来政策变化所产生的预期
许仲翔
许仲翔博士是财新智能贝塔公司(Caixin Rayliant)的首席执行官暨总指数设计师,同时是美国鋭联资产管理公司(Research Affiliates)的共同创办人暨董事会副主席。他是RAFI基本面指数的发明人,引领全球资产管理业采用创新性智能贝塔 (Smart Beta) 投资策略的开拓者, 全球目前超过1600亿美元的资产通过其开发的smart beta策略进行管理。许博士还任教于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管理学院,并担任日本京都大学以及台湾政治大学的客座教授。他毕业于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获得应用物理与经济双学士,斯坦福财务经济硕士以及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金融博士。
许仲翔最新文章

  【财新网】(专栏作家 许仲翔)“预测未来”本身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没有人是这方面真正的专家。如果我们仔细研究过那些所谓的“趋势专家”跟电视上的名嘴对未来的预测,会发现其准确度并不是那么高的。尽管我也非常乐意发表我对一些事件的个人看法,但是我想要提醒大家,大部分的趋势专家并没有预见到英国会脱欧以及特朗普会赢得大选,事实上,很多市场观察家都曾坚信这两件事不会发生。我也想忽悠读者说我能准确预测到英国脱欧以及特朗普的胜选。我也知道,几乎所有的投资者都想找到一位神一般的基金经理来帮我们准确预测出每一次全球地缘政治重大变革对金融市场所产生的影响。但是,说实话,我从来没有遇到一个基金经理能够永远都预测正确。事实上,那些世界顶尖的基金经理做出的预测中, 40%都是错误的。从过去30年对于投资经理和市场预测家的研究和无数次事实验证中,我们得到以下两条至理:

  1.一个厉害的预言家最重要的是能解释清楚为什么之后发生的事情不像他之前所预判的那样。

  2.市场上只有两种预言家:幸运的那个和错误的那个。

  让我分享一个例子来跟各位解释,为什么相信一个明星基金经理的预测并且因此跟他一起押宝是多么不靠谱的决定:

  约翰•帕劳森(John Paulson)是当今市场上最知名的对冲基金管理人之一。在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他靠做空次级债券(subprime mortgages)获得了将近200%的收益率。我有一个好朋友因此放弃了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高级销售职位,加入了帕劳森的公司。在那个时候,PIMCO的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是当仁不让的债券王,但是帕劳森一战成名成为明星中的“明星”。因此所有人都想和帕劳森一起投资。140亿美金瞬间涌进了帕劳森的对冲基金,使得他管理的基金规模从220亿美金大幅增长到360亿美金。但是,令所有人意外的是,在他的基金规模跟绩效排名都挤上No1 之后,他的旗舰进取基金 (Advantage Fund) ,五年收益率大幅亏损了65% (从2011年至2015年,分别为-40%, -16%, +27%, -36% 和 -15%),换而言之,帕劳森的客户们总共损失了大约200亿美金。不过大家大可不必为帕劳森感到难过,因为帕劳森仍因此坐拥高达80亿美金的个人身价。

  如果大家都能充分了解到追逐市场趋势专家的预测来进行投资具有很大的风险,那么下面让我基于这样的共识,来谈谈我个人对英国脱欧、特朗普胜选和美联储加息三大热门话题的个人看法。

  英国脱欧

  我认为,目前最大的危机是我们并没有意识到欧盟可能解体。如果由于“英国脱欧”效应使得民族主义得以持续在全球传播发酵,很多国际贸易组织和国际联盟将受到严厉的指责和抵制。因为很多投机的政客会利用转移焦点的策略,将国内民生与经济发展不顺利的责任推诿到国外和国际组织头上,以缓和国内矛盾。这样的后果将使得国际间的合作空间进一步缩小或是难有实质进展。我们曾经在80年前的欧洲看到同样类似的状况,并且这状况因为无法获得适当的控制而对欧洲与世界经济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愈演愈烈的民族主义者和投机型政客将会是引爆这场危机的主角。从结构上来讲,英国脱欧对于欧洲大陆和英国本土的贸易和繁荣会造成伤害是毋庸置疑的。伦敦之所以能够超越纽约成为世界金融中心,就是借着其对于世界资本与人才流动采取开放的政策才能够达成。然而,脱离欧盟是一个巨大的倒退,因为这向外界传达了一个信号——繁荣和经济发展不再是英国政府的首要政策目标。我们要想想德国人会不会有一天也因为受不了“猪”一样的队友(PIGS:Portugal, Italy, Greece and Spain) 的拖累而会考虑离开欧盟呢?

  特朗普胜选

  特朗普(Trump)的胜选,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美国版的“英国脱欧”。这次的选举清楚地告诉全世界,美国能左右政治和经济的不只有在加州和纽约受过高等教育的文化和知识的精英。很多美国人不愿面对全球化的现实而将自己生活上的不如意归咎于外人——尤其是中国人跟墨西哥人。目前我们没法确定特朗普现象是不是只是昙花一现,因为他很可能无法连任而只当一届总统。而且国会和最高法院会不会放任他,一切如他所愿地行事也是未知数。回头看看奥巴马(Obama) ,他也用了快8年的时间才让一件看起来相对正面的全国医保法案得以落实。

  我认为特朗普所提的各项政策中,减税和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是比较容易实现并且也可以对美国经济产生正面的影响的。但是当前资本市场可能对此有些过度乐观,一是这些政策并不会立竿见影而是需要时间才会产生效果,其次这些政策对于美国国际地位的增强几乎没有影响。 世界上许多国家,特别是中国,对于特朗普处理外交政治议题的能力与手腕是保持高度怀疑的,因为大部分的人认为特朗普是一个专注于营利的商人而且缺乏完整的国际政治历练。他当选后给台湾当局打电话而且还将著名反华教授彼得•纳维若(Peter Navarro)调入内阁的举动都引起了极大的争议。特朗普真的想要疏远中国,还是只是把台湾问题和纳维若作为中美战略关系博弈的筹码之一,现在都无从得知。但无论是哪种情况,这种不确定性都不应该被忽视。总而言之,我认为现在美国的资本市场对于特朗普现象的反应过于乐观,而反观全球资本市场,特别是包含中国A股在内的新兴市场,则是对于未来可能产生的不确定性保持审慎保守的态度。

  美联储加息

  我并不会太担心美联储在2016年最后一个季度的这两次加息,因为加息后利率仍然是在维持在0.75%左右的低水平。截至2016年12月28日,10年期国债利率是2.6%,比2015年高了80个基点,但是仍然远低于长期平均的5.5% 。从这些数据来看,目前的货币政策,仍然是宽松和适度的。未来会有更多的加息可能么?有可能。 但是我们必须了解美联储有着稳定物价和保证就业的双重使命。目前几乎没有迹象显示宽松的货币政策带动了消费品价格的上扬,而是仅仅带来了持续上涨的股价和房价。尽管失业率有所缓和,但是没有降到经济学家们所希望见到的水平。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失业率的统计方法,失业率下降有时是因为人们找到工作,有时其实是因为人们放弃寻找工作。美国这几年失业减少其实是因为很多人放弃求职,成为家庭主妇,回到学校或者成为自由职业者。如果就业真的强劲,特朗普也不会有机会击败希拉里 (Hillary)当选总统。此外,我认为目前任何的政策因素都不太有机会带来更激进的加息。结合因为减税和基建而带来的支出的增加,短期政府财政赤字的增加是可以预见的。当然,加息也将摧毁人们对于美国国债的信心,美联储加息将会导致美国政府借贷的成本大幅增加,这显然是不明智的。

  结论:

  我们可以继续探讨全球地缘政治未来可能的发展。但是我想人们应该会对于地缘政治改变对金融市场所产生的影响更有兴趣 。然而要对金融市场做预测跟推论其实更加困难。即使我能精准地预测到了特朗普的政策,也不意味着我能因此大赚一笔。因为金融市场的价格变动实际上已经反映了对未来政策变化所产生的预期。现在美国股市正在预测一个因为特朗普宽松的财政政策下所可能创造出来充满荣景的四年——减少税收和更多的基础设施支出来推动美国经济的成长。大家现在所看到的高股价就反映了人们对未来乐观的预期。

  不论是我或是其他的趋势预测大师,如果现在想要从金融市场赚钱的话,我们必须要和市场以及所反映出来的价格抱持相反的看法跟意见,并且最后证明我们与市场背道而驰的看法是正确的。这谈何容易,因为其实市场价格综合反应了一群非常聪明的对冲基金、交易者、专业投资者和拥有内幕消息的交易者对未来的看法。所以,经常与市场持相反的意见是不明智的。我也非常希望我能对你说,我在绝大部分时间都可以正确地预测未来。但是相当遗憾,这并非事实。我也没认识任何一个人总是能够比市场更聪明。所以,请不要过于相信我的预测。以上所说的都仅仅是我个人对世界上所发生的政治与经济事件的观察与分析,希望这些分析能增加大家对风险的理解以及帮助大家思考一些之前可能没有考虑到的风险因子。但是最后还是要提醒大家,千万不要把您的投资策略建立在任何人对未来预测的观点之上。

  作者为财新智能贝塔首席执行官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