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面对造假质疑,搏击行业何去何从

2017年08月17日 11:3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各方对搏击行业的批评主要指向两个层面,一是赛事造假,主要指赛制,二是运动员造假,关乎中方运动员的竞技水平
刘枭
自由搏击赛事运营商千钧文体副总裁。先后就职于国内知名智库机构及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长期从事宏观政策研究及投资工作,对金融、体育、文化及高科技领域有较多研究;拥有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与数学双学士学位。

  【财新网】(专栏作家 刘枭)2014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发布以来,搏击行业发展可谓风起云涌,国际国内资本快速进入,众多赛事品牌群雄并起,拳击、自由搏击、综合格斗(MMA)等细分领域呈现出多箭齐发局面。

  随着搏击领域逐渐从封闭走向开放,行业中的一些固有问题也逐步暴露在公众视野范围内,引发了不小的舆论争议。今年5月,一位搏击网红在痛打太极骗子的同时,揭露行业存在不少造假现象;不久前,“格斗孤儿”成为舆论焦点;近日,有媒体刊发题为《火热与隐忧:内地商业搏击市场调查》的报道,批评个别赛事为了造星、吸引眼球,招募业余选手或票友充当“拳王”的运营手法。

  坦率而言,舆论批评并非完全无中生有。赛事及运动员造假在行业内早不是新闻,可算作房间里的大象,既然有人指出了,不妨从容以对。一方面,对于体育商业这样的“注意力经济”,质疑代表着被关注,未必是一件坏事;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批评也表明,受众群体的审美品味和消费习惯正在快速提升,搏击行业唯有不断改革创新,打磨出更具公信力的赛事产品,才能更好迎合市场需求。

  仔细分析,各方对搏击行业的批评主要指向两个层面,一是赛事造假,主要指赛制,二是运动员造假,关乎中方运动员的竞技水平。

  赛制层面上,搏击行业,尤其是自由搏击与综合格斗(MMA)两个细分领域,由于赛事组织及职业联赛的缺失,市场上多以商业邀请赛为主,由赛事运营商选择配对,向运动员支付出场费并派遣裁判与工作人员。如此利益格局下,一切胜负都由赛事运营商单方面决定,赛事公平性也就无从谈起,在制度设计上即为造假余留了巨大的操作空间。

  运动员层面,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受行业发展所限,中方运动员的竞技水平较国际顶尖有着不小的差距,的确是无可回避的事实。如果完全按照体育竞技的方式运营,邀请国际一流选手参赛,很有可能导致中方运动员在比赛初期即全军覆没,大幅降低赛事对国内消费者的吸引力,进而降低商业价值。某种程度上,搏击行业内的运动员造假是体育竞技向商业开发妥协的无奈之举,也是特定历史时期所遗留下来的负面产物。

  正视问题,方能解决问题。

  赛制的问题并非无解,全球的成熟赛事组织均按照联赛与赛会制比赛的混合赛制进行,兼顾公平性与商业价值。搏击行业也需要在合适时机推动改革,为商业邀请赛创造扎实的联赛基础,利用循环赛制对运动员进行筛选,重建赛事公信力。

  运动员的问题则依赖于竞技水平的提升,究竟能否与国际一流接轨?目前来看,趋势是乐观的。

  从运动科学角度分析,竞技水平的提升主要依靠科学训练及高强度赛事。尤其是通过大量比赛“以赛代练”。近年来,随着国内搏击赛事井喷、国际一流选手来华交流的频率大幅提高,中方运动员的竞技水平出现了明显与快速的提升,打出了不少经典比赛,如方便K.O.马库斯(时世界排名第二)、邱建良TKO莫萨伯(时世界排名第二)及龚艳丽K.O.贝特伦等。在高薪聘请外教及以赛代练的竞训环境下,越来越多的中方运动员在与国际一流选手的竞技中不落下风,行业的进步有目共睹,惟顶级运动员的批量涌现尚需时间,但窗口期也已越来越近。

  经过十余年的砥砺前行,中国的搏击行业正在迎来质变,日本K-1所创下的辉煌有望在改革中的中国市场重现。搏击行业的下一步发展,需要业界同仁创造更加健康的制度基础,为顶级赛事及运动员提供符合体育竞技及运动科学的土壤。事实上,这既是中国搏击行业发展的使命,也是整个中国体育市场的目标所在。

  接下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在此前,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作者为千钧文体副总裁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许金玲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