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美国如何反思警察暴力执法

2017年09月04日 11:47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警察工作过程中的高度紧张使得在情形复杂的情况下很可能使用过度的暴力手段。有分析曾说,警察过度暴力的根源在于对自己面临工作环境的“恐惧”
王禄生
东南大学法学院教师,中国法学会外国司法制度专家库成员;四川大学法学博士,英属哥伦比亚大学联合培养博士;先后在哥伦比亚大学和都柏林大学访学;在《法学》《法制与社会发展》《比较法研究》等期刊上发表论述多篇,微信公众号"数说司法"运营者。

  【财新网】(专栏作家 王禄生)近日上海民警在执法过程中摔抱小孩女子的新闻引起了各方的关注。

  上海警方虽然在第一时间对涉案民警进行了处置,但各界关于警察暴力执法的讨论仍未停止。

  实际上,暴力执法与警察制度如影随形。以美国为例,2013年至2016年间,有4101人在警察执法过程中死亡。对此,美国各界展开了相应的反思。

  警察暴力执法的起源

  “警察暴力执法”是指警察在执法过程中使用超过必要限度的暴力手段,是警察权滥用最为重要的表现之一。

  警察暴力执法并非孤立的个案,从世界范围来看,是相当多数国家共同面临的问题。

  众所周知,现代意义上的警察制度起源于18世纪的法国。随后,这一制度在19世纪至20世纪初期于世界多数国家建立。可以说,警察暴力执法与警察制度的建立如影随形。

  在英文世界中,“警察暴力执法”的词源最早可以追溯到1833年英国伦敦的一份报纸。而在美国,该词汇最早出现在1872年——美国报纸《芝加哥论坛》在报道当地警察执法殴打嫌疑人的新闻时也使用了“警察暴行”的词汇。

  美国的警察暴力执法

  美国大范围的警察暴力执法在上世纪工人运动期间达到顶峰,在一系列罢工过程中美国警察留下了不太光鲜的历史身影,比如:1877年的美国铁路工人大罢工;1894年的普尔曼大罢工;1912年劳伦斯纺织工人大罢工;1914年的拉德洛大屠杀;1919年的钢铁工人大罢工;1924年的哈纳佩佩镇大屠杀。

  拉德洛大屠杀发生在1914年4月20日。科罗拉多州国民警卫队冲击了罢工工人的营地,双方陷入“混战”。事件最终造成了19至26人死亡(多个版本数据不一),但其中至少有2名妇女和11名儿童。

  在随后的10天内,被激怒的矿工武装了自己,并袭击了多处厂矿。在这个过程中,与科罗拉多国民警卫队发生了多次小规模的“战斗”。历史学家认为这一起事件处在美国劳资矛盾冲突的巅峰时期。

  “哈纳佩佩镇大屠杀”发生在1924年9月9日,也翻译成“哈纳佩佩镇战斗”,因为双方人员均有武装。事情的起因也是工人罢工。当地警方在维持秩序时开枪打死了9名工人、重伤7人;而罢工工人也开枪打死了3名警察并重伤1人。

  上述事件只是特定时段美国警察暴行与警民冲突的一个缩影,它呈现出(警察)集体对(公众)集体的暴行。各方功过自有后人评断。

  随着美国媒体报道的加强,警察对公众个人的暴行开始日益见诸报端与电视。

  1991年3月,洛杉矶警察局警察在执行公务时粗暴地殴打了嫌疑人Rodney King。这一过程被一名白人拍摄下来并在全美媒体曝光。

  事件第二年,洛杉矶地方法院判决涉案的4名警察无罪。当地随即爆发了著名的“1992洛杉矶大暴动”,这场暴动直接导致53人死亡、2883受伤;数千商铺被焚毁、经济损失接近10亿美金。

  此后,联邦法院审理了这4名涉案警察,并判决其中两人有期徒刑32个月。这起案件对于美国警察制度的影响很深远,警察暴行一度有所好转。

  然而,许多人权观察家敏锐地发现,在9·11事件之后美国警察暴行的数量有明显的提升。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2006年就发布了专题报告,指出美国反恐战争“为美国的执法人员创造了普遍的不受处罚的氛围,并且侵蚀了为数不多的追责机制。其结果是全美范围内持续恶化和不受控制的警察暴行与执法权力滥用。”

  联合国报告的结论得到了数据的印证。根据美国司法部的统计,2003年至2009年期间,美国一共有4813人在警察执法过程中死亡。

  最新的统计,2013年至2016年间,有4101人在警察执法过程中死亡;仅2015年,就1152人在警察执法过程中死亡。 报告详细记述了包括这4101人的姓名、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相关报道的链接等内容,是研究这一主题不可多得的资料。

  尽管,这些死亡的人员中有相当部分是持有武器的凶徒,但也有不少是赤手空拳的平民。近年来媒体密集报道的多起警察暴力事件的受害人基本都是未携带凶器的非裔美国人。

  对于美国的警察暴行,英国的《卫报》曾略带嘲讽地说,美国警察一天杀的人比英格兰和威尔士所有警察一年还多。

  警察暴力执法的成因

  面对持续不断且愈演愈烈的警察暴行,美国各界展开的反思:

  众所周知,警察是世界范围内危险系数最高的职业之一。在相当部分治安较差的国家,警察需要随时面临生命威胁。警察工作过程中的高度紧张使得在情形复杂的情况下很可能使用过度的暴力手段。有分析曾说,警察过度暴力的根源在于对自己面临工作环境的“恐惧”。

  除此之外,还有三大成因不容忽视:

  第一,内部追责不力。缺乏有效的追责是世界范围内警察暴行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在美国,警察暴行的调查机构主要是警察局的内务部。然而,内务部的自我监督长期以来受到质疑。举例而言,在美国新泽西州,99%有关警察暴行的控诉都没有被调查。在芝加哥,数据更令人惊讶,2002年至2004年间,芝加哥警察系统共受到了超过10000份有关警察暴行的申诉控告,最终只有19名警察受到了违纪处分(0.19%)。

  第二,外部监督失效。除了警察局的内务部之外,美国检察官也附有监督警察执法的职责。然而,这通常会受到被调查警察所在单位的各种阻碍。这也使得检察官常常心有余而力不足。从美国全国的数据来看,有超过95%的有关警察暴行的刑事起诉最终被检察官撤诉。

  第三,弱势群体缺乏发声渠道。在世界相当多数国家,社会弱势群体更易受到警察暴行的侵害,而他们由于缺乏发声渠道而难以维权。根据统计,在美国,警察暴行最主要的受害者就是年轻的非裔或拉丁裔男性。有媒体曾曝光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些警察局内部“盘查”政策中就明确将所有非裔美国人视为嫌疑对象。有一位非裔美国人在4年内一共被盘查了258次。弱势群体缺乏发声渠道使得他们成为警察暴行“安全”的对象。

  作者为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运营公号“数说司法”(justice_data)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邱楠添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