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诺贝尔经济学奖猜想⑨|杰格迪什·巴格瓦蒂:捍卫自由贸易的“老斗士”

2017年10月07日 09:2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除了具体的理论贡献外,巴格瓦蒂更重要的贡献是其对于自由贸易的捍卫和倡导。他老当益壮,不断著书立说、奔走呼号,对自由贸易进行捍卫、辩护

  【财新网】(专栏作家 陈永伟)在国际贸易领域,杰格迪什·巴格瓦蒂(Jagdish Bhagwati)教授绝对是一位不可忽视的人物。他1934年出生于印度孟买,曾先后求学于剑桥、牛津等知名学府,并于1961年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早在求学期间,巴格瓦蒂就在阅读埃奇沃思的著作时得到启示,写出了关于“贫困化增长”的著名论文。此后数十年,他佳作不断,发表了数百本论文,出版了数十本专著,在国际经济学、发展经济学等多个领域都颇有建树。除了学术研究外,巴格瓦蒂还积极参与社会活动。他是著名学术刊物《国际经济学杂志》(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创办者,通过这份杂志,他让国际经济学的学术思想得到了更好的传播。上世纪90年代,他曾担任过关贸总协定总干事的经济政策顾问。在这期间,他为推进乌拉圭回合谈判做出了卓越的贡献。目前,他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经济学和法学教授,同时兼任世界贸易组织顾问、联合国经济政策特别顾问等职。

  贫困化增长

  巴格瓦蒂的学术成果很多,在本文中只能选择几个进行介绍。他的第一个重要理论贡献是对“贫困化增长”(immiserizing growth)的研究。所谓“贫困化增长”,指的是一些国家在某些情况下出口大规模扩张,但与此同时国民福利却绝对恶化的现象。1958年,巴格瓦蒂在一篇仅有五页的小短文《贫困化增长:一个几何注释》(Immiserizing Growth:A Geometrical Note)中提出了这一概念,随后又在一系列文章中对此加以了论述。

  大体上讲,“贫困化增长”就是一个国际版的“多收了三五斗”的故事。对于一个出口大国,如果其传统的出口产品在国际市场上所占的份额足够大,那么一旦由于某些原因,这类产品的出口大幅增加,就可能导致贸易条件(也就是出口品和进口品的相对价格)的迅速恶化。一旦贸易条件的恶化程度超过了贸易带来的收入效应,那么贫困化增长的现象就会发生,该国国民的福利就会恶化。举个通俗的例子,设想一个大国,专业生产袜子,用袜子换飞机。如果有一天该国政府鼓励袜子生产,于是袜子产量暴涨了,但国际市场上袜子可能一下子便宜了。这样,用现在生产的袜子量很可能还不能换到原来袜子量可以换到的飞机。

  巴格瓦蒂对“贫困化增长”出现的必要条件进行了归纳。首先,该国的商品出口在世界市场上占有较大份额。只有这样,该国贸易的扩张才可能对国际市场价格产生重要影响,进而影响贸易条件。其次,该国生产能力的增长主要集中在出口部门。在这种条件下,贸易条件恶化对本国经济的影响才会足够大。再次,国际市场对这种商品的需求弹性较低。在这种情况下,贸易条件的恶化程度更容易超过贸易扩张的程度。当以上三个条件成立时,贫困化增长现象就有可能发生。对于很多出口导向型的发展中大国,以上三个条件都基本成立,因此根据巴格瓦蒂的理论,这些国家就很有可能面临“贫困化增长”的威胁。

  应该说,巴格瓦蒂的上述理论是十分有警示意义的。很多发展中国家在发展初期为了吸引外汇都曾实施过鼓励出口的政策。在一些国家,为了刺激出口,不惜人为扭曲产业结构,从而促进某些优势产业的扩张。在政策的刺激下,一些国家在某些商品上的国际份额可以极速上升。但这样的努力未必会如政策制定者们事先预想的那样为本国造福——相反,它有可能导致贸易条件的恶化,进而损害本国人民福利。这一点,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重视。

  关于扭曲和干预的研究

  巴格瓦蒂的第二个重要理论贡献是关于扭曲和干预的研究。

  所谓扭曲(distortion),指的是实际状况对理想状况的偏离。传统的国际贸易认为,没有干预的自由贸易是一种最理想的状况。然而,这一理论设想所要求的前提条件是很难达到的,因此现实中的贸易总是和最优(first best)状况有所偏离,扭曲就经常存在,经济活动所追求的也只能是一种“次优”(second best)状态。一些理论认为,由于有扭曲的存在,所以政府应当通过贸易措施来抵消扭曲,这样可以实现国民福利的增进。而巴格瓦蒂则对这种观点提出了质疑。

  巴格瓦蒂关于扭曲和干预的研究主要体现在两篇论文中,一篇是1963年同拉马斯瓦米合作的《国内扭曲、关税与最优补贴理论》(Domestic Distortions, Tariffs and the Theory of Optimum Subsidy),另一篇是1971年独立发表的论文《补贴和福利的一般理论》(The General Theory of Distortions and Welfare)。在这两篇论文中,巴格瓦蒂对于扭曲的分类、产生原因,以及不同政策对于纠正扭曲的效果进行了深入的分析。

  在巴格瓦蒂看来,经济中的扭曲大体上可以分为四类:贸易扭曲、生产扭曲、消费扭曲和要素市场扭曲。而造成扭曲的原因则大致可以分为三种:一是由市场失灵等内生原因造成的扭曲;二是由政策导致的工具性扭曲,例如由抵制性关税引起的扭曲;三是由政策导致的自发性扭曲,它并非政策有意为之,但却是政策造成的后果。所有的四类扭曲,都可能由三种成因中的任何一种造成,它们都可能是内生的,也可能是政策人为导致的,也可能是由某些政策引发的。

  巴格瓦蒂仔细比较了各类政策对各种扭曲所产生的作用,得出结论:对于不同的扭曲,政策的效果排序是不同的,因此应当用不同的政策应对不同的扭曲。例如,针对由贸易垄断产生的贸易扭曲,最优的政策应该是关税,次优政策是对生产要素或消费进行征税和补贴;对于由纯内生原因引起的生产扭曲,最优政策就是对生产要素进行征税和补贴,次优政策是关税,而对消费领域的调节则几乎不会产生作用。由此可见,应对扭曲,关键是政策要对症下药,从纠正扭曲的角度看,单纯的贸易保护政策的效果未必能比自由贸易达到的最好。事实上,对于很多内生性扭曲,重要的是针对要根除扭曲产生的环境,例如做好打破垄断、解决外部性等工作,试图用保护性的贸易政策来克服扭曲则完全是南辕北辙。

  对“直接非生产性寻利”的研究

  巴格瓦蒂的第三个重要贡献是对于“直接非生产性寻利”(directly unproductive profit-seeking,简称DUP)的分析。这里需要区分一下“寻利”和“寻租”(rent-seeking)两个概念。我们知道,“寻租”这个词是多少带有那么一些贬义的,指的是“支付给资源所有者的款项中超过那些资源在其可替代用途中所能得到的收入的部分”,而“寻利”则并没有那么一层贬义,其涵义也要更广一些,它指的是耗费资源,但又不直接产生产出的行为。

  在1982年的几篇论文中,巴格瓦蒂同合作者对DUP行为进行了系统性的分析。他们首先根据行为前后的经济是否存在扭曲,对DUP行为进行了分类。在巴格瓦蒂看来,如果在DUP行为的起点经济中是存在扭曲的,那么其就存在纠正扭曲、改进福利的空间;而如果在DUP行为的起点经济并不存在扭曲,那么这种行为就没有福利改善的空间。

  进一步地,巴格瓦蒂针对DUP行为和政策的关系将其划分成了两类。第一类是政策引起的、内生的DUP行为。对于这种行为,可以被认为是既定的扭曲之下导致的一种间接性扭曲,并从这个角度来对其进行评价。第二类是影响政策的外生DUP行为。对于这类DUP行为进行评价,则需要依靠一般均衡下的政治、经济互动模型,求解出政策变化前后的福利影响。

  在以上分析框架下,巴格瓦蒂及其合作者对几种DUP行为的福利后果进行了分析。其主要结论体现在他和斯瑞尼瓦森(T.N.Srinivasan)于1982年发表的论文《直接非生产性寻利的游说行为的福利后果》(The Welfare Consequences of Directly-Unproductive Profit-Seeking(DUP) Lobbying Activities)中。由于分析比较技术化,在此就不赘述了。

  对自由工业化的主张

  巴格瓦蒂的第四个重要贡献是对自由工业化的主张。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很多国家开始推行进口替代型的工业化政策。这种政策的理论来自于一个古老的观念——“幼稚产业保护论” (Infant Industry Theory)。这一观念至少可以追溯到美国政治家汉密尔顿(Alexander Hanmilton),而德国经济学家(Friedrich List)的著作《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则让这一观念得到了系统化、理论化的阐述。根据这个观念,在工业化的早期,国家必须对幼稚的工业进行保护,此时贸易条件恶化也可以被认为是实现这一战略的工具。

  对于进口替代型工业化及其理论基础“幼稚产业保护论”,巴格瓦蒂进行了深刻的批判。他认为,“幼稚产业保护论”的关键假设在于通过保护,幼稚的产业可以迅速成长起来,实现生产率的跃进。但是,这一假设的前提很可能是不成立的。落后国家的工业之所以落后,是由于缺少优秀的企业家、缺少生产经验、缺少合格的劳动力和管理人才,这些都需要通过贸易、通过交流去弥补。而在进口替代型战略下,国家对落后的产业进行保护,事实上是阻碍了本国工业的成长过程。这就好像家长害怕孩子跌倒,就一直扶着孩子走路,结果孩子永远也不会自己走路一样。从这个意义上看,推行进口替代,对幼稚产业进行保护虽是出于好心,但其结果却未必会如人所愿。

  对自由贸易的倡导

  除了具体的理论贡献外,巴格瓦蒂更重要的贡献是其对于自由贸易的捍卫和倡导。在学术生涯的早期,他曾极力反对过发展中国家推行的进口替代战略,而最近,他的敌人则更为强大,是来自于发达国家的贸易保护政策。

  尽管从总体来看,发达国家在贸易中受益颇丰,但发达国家反对自由贸易的声音却一直不绝于耳。自由贸易导致了发达国家工人的失业、自由贸易导致了环境破坏……这些理由一一被用来作为推行贸易保护主义的理论依据。面对这些言论,巴格瓦蒂老当益壮,不断著书立说、奔走呼号,对自由贸易进行捍卫、辩护。

  如果我们要感受巴格瓦蒂对自由贸易的挚爱,那么不妨找他的著作《捍卫全球化》前来一读——在上面的每一页,我们几乎都能感受到他对于自由贸易那份拳拳的心和那份眷眷的情。

  作者为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刘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