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如果红黄蓝幼儿园有个合规官……

2017年11月27日 11:58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红黄蓝幼儿园虽然上市了,但它的合规意识还停留在上市前;虽然在美国上市了,但还没有意识到它的合规风险管控开始面临着两线作战
陈立彤
财新网“竞争与垄断”专栏作家,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某大型跨国公司亚太区原合规总监,中国及美国纽约州律师,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仲裁员,全国律师协会反垄断委员会委员,著有《商业贿赂风险管理》一书。微信公众号:合规

  【财新网】(专栏作家 陈立彤)红黄蓝幼儿园有董事长、CEO和CFO,但缺少了一个合规官,或者说合规风险管控严重缺失。这说明红黄蓝幼儿园虽然上市了,但它的合规意识还停留在上市前;虽然在美国上市了,但还没有意识到它的合规风险管控开始面临着两线作战。

  合规意识的滞后不止红黄蓝幼儿园一家。我做很多合规培训,很多企业家对合规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陈律师,中国税收这么高,我们不逃税没法活!晕!首先,合规官不是税务局的编外官员——合规官基本不管纳税的事;其次,合规官要做的、能做的远远要比缴税纳税重要得多。不知道红黄蓝幼儿园是不是因为类似的原因省下了雇佣合规官的预算,但是如果红黄蓝幼儿园早早树立起合规风险的管控意识,并把合规工作落实到实处,那么不管其是否聘用了合规官,它不会走到今天如此被动的地步。

  什么是合规?

  合规(compliance)是指一个公司及其高管(或者其他合规主体)必须遵守及履行法律及公司内部的规章制度所规定的义务,否则就是违法或违规,从而面临法律的处罚。

  合规作为业务最早源起于金融业。因为金融业是借别人的资金赚自己的钱,属于高杠杆、高风险业务,因此针对金融业的法律规定及监管比较严厉,所以银行等金融机构必须设定合规部门以达到履行合规义务、降低监管风险及各种处罚和责任的目的。直到现在合规管理在银行等金融业中仍然占很大权重。

  随着行政监管在其他行业渐次推开,合规业务也相应地成为这些行业的新常态。因为美国对其《反海外腐败法》的大力执法(比如西门子被美、德政府罚款共计16亿美元),再加上其他国家在反腐败、反贿赂领域的推波助澜(比如葛兰素史克在中国被罚30亿人民币且众多高管入刑),使得反腐败和反贿赂业务似乎成为合规业务的代名词。

  当然,因为监管不仅仅在反腐败、反贿赂,因此,合规业务也不仅仅局限在这个方面。与行政监管相对应的其他合规业务也逐渐进入合规业务序列,比如,质量监督(德国大众因为排放门事件被罚高达147亿美元)、反垄断、环保、保护个人信息等等。

  随着合规越来越重要,很多国际及国内公司都设立了合规的管理岗位及职能,比如合规官,其目的是为了帮助企业做好风险管控工作。相应地,合规也渐渐地从行为本身发展为“合规管理体系”,比如国际标准组织于2014年所颁布的《ISO19600:2014合规管理体系——指南》(下称“《指南》”)。该指南总结了世界各国公司和企业(尤其是跨国公司)有关合规的最佳实践,并萃取出精华从而形成了该指南。

  中国质检总局下属的中国标准化研究院组团参与了该标准的制定,现在并正履行程序将其转变成国内标准。笔者是参加国际谈判的中国代表团成员之一。

  如何管理风险?

  合规是以风险为基础的合规。

  合规管理工作做得好,企业可以先人一步发现其所面临的重大风险并采取措施做好风险管控工作。反之,企业也许坐在风险的火山口上而不自知,等到像重大恶性事故发生之后则悔之晚矣!对此,一个企业应当引进合规管理的概念,建立好与公司的体量和财力相适应的合规管理体系;同时应当采用合规管理的方法,对其面临的重大风险予以识别、评估、汇总、报告,并及时采取应对措施做好风险管理工作,并力争把重大事故和事件消灭在萌芽状态。反观红黄蓝幼儿园不是没有机会把风险管控住,但其恰恰是坐在风险的火山口上而茫然不知,导致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风险管理的第一步是把风险识别出来;风险识别的方法有很多,其中一个必做的功课就是通过案例学习等方法所做的风险实证,而红黄蓝幼儿园在这次感恩节风险大爆发之前既有来自外部的风险实证事件——比如携程托幼所虐童事件(11月8日曝光)、紧接着携程托幼所事件之后所爆发的河南、湖北虐童事件(11月9日曝光)、广西幼儿园虐童事件(11月10日曝光)(顺便提一句,幼儿园园长说:家长敢曝光会被弄死);同时还有来自于红黄蓝幼儿园内部的风险实证事件——如果说前面所提到的几件事情发生的预警时间太短,那么发生在红黄蓝幼儿园自己内部的事早在2015年就已经发生,但幼儿园似乎没有及时捕捉到风险提示,或者说对风险置若罔闻。

  根据《吉林省四平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16)吉03刑终369号,四平市铁西区红黄蓝幼儿园红三班两个教师因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各被判处2年6个月的有期徒刑。据判决书,自2015年11月起至案发,被告王璐、孙艳华二人在四平市铁西区红黄蓝幼儿园红三班教室内、卫生间等地点,多次恐吓班内幼儿,并使用针状物等尖锐工具将肖某2等多名幼儿的头部、面部、四肢、臀部、背部等处扎伤。

  从有关报道来看,红黄蓝幼儿园对风险的敏感度严重不足,不仅对虐童(及猥亵儿童)的风险置若罔闻,而且对美国法下的其他重大合规风险好像根本不了解,而这些合规风险有可能会进一步给其带来重大利坏,甚至重创。

  正如一个读者评述本文的时候所说的那样:“在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中,社会、企业、家长、幼教老师没有一个是赢家,全输了。从合规管理看这件事,如果红黄蓝有合规官,也许就不会发生虐童事件,至少发生的概率会小很多。有合规官的企业,就会对全体员工进行法律法规、行业规范、职业道德等方面的教育和培训,也会对合规风险持续跟踪和管理。要知道,红黄蓝幼儿园在2015年就发生过类似的虐童案例,这是该企业自身发生的活生生的不合规案例,要是该公司有合规管理制度,企业虐童不合规风险一定会被合规官作为企业内部合规培训的案例,并对全体员工进行合规培训,当然也会作为重要的合规风险进行重点监控,从而有可能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如何建设合规文化?

  合规风险识别只是合规管理的第一步,下一步要对合规风险进行有效的管理。当然,合规风险管理是一个系统工程,囿于篇幅不便详聊。简单言之,管理风险不仅仅是辨识风险那么简单,而是要有恒心和决心建立起以“诚信”为基础的合规文化。

  合规有底限!上文的《指南》指出合规是“履行组织的全部合规义务”。从这个角度来说,合规是对法律、组织的规章制度等所规定的义务的履行,违反义务的后果就是责任和惩罚。所以合规之“规”是我们行为规范的底限。我们做一个形象的比喻:当兵不能当逃兵,这是士兵职责的底限,突破了这个底限就要被处罚。

  合规文化没有上限!对于一个组织和企业来说,光规定行为规范的底限是不够的,同样拿“当兵不能当逃兵”来做比喻,一个好的军队不能光有不当逃兵的士兵,还必需有士兵勇敢作战——诚所谓保家卫国,唯有牺牲多壮志!一个军队除了要有“当兵不能当逃兵”的合规底限之外,还必须拥有“唯有牺牲多壮志”的伟大情怀,才能战无不胜,而这些无论怎么崇高都不过分的伟大情怀,既是合规文化的一部分,也是一个好的合规管理体系所应当拥有的全息影像。

  所以合规有底限,但合规文化却没有上限!合规要解决底限问题、扎牢篱笆、少出问题,甚至不出问题,但以诚信为本的合规文化还应当彻底解放并充分发挥合规的洪荒之力,使得其不仅成为企业的金色盾牌,同时还成其为企业的生产力。当然,要做到这一点是一个系统工程(这个系统工程不仅仅是合规的问题,还有其他问题比如公司治理),但是,如果我们的合规着力点永远停留在“当兵不能当逃兵”的状态,进而忘记了弘扬合规的诚信文化,更为糟糕的是我们可能都不再相信诚信的力量时,要想做好合规工作无疑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总结

  当一个公司希望或者努力长久经营下去,甚至成为百年老店的时候,它不可避免地会经历大大小小的不同的风险。有的风险源自于时间跨度长,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平常看似小概率的风险,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变成大概率事件。有的风险源自于地域跨度广,当一个跨国企业的业务源自于或延伸到合规大环境比较恶劣的地域,其风险敞口会陡然加大。同时合规还可能是一个跨国界的问题,引入科学的合规管理体系并建设合规文化,从而帮助中国企业按照全球规则参与全球竞争,已经不是可选项了,而是一个必选要解决的问题!

  红黄蓝幼儿园应当吸取教训了!

  陈立彤,中国律师、美国纽约州律师,《商业贿赂风险管理》一书作者,中国政府代表团成员参与制定国际标准ISO19600《合规管理体系 指南》、ISO国际标准组织TC309技术委员会就国际标准ISO37001反贿赂管理体系、ISO19600合规管理体系等开展工作。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刘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