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美股高度泡沫化的铁证

2018年02月05日 10:54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美国居民直接和间接持股占居民金融资产的60%,占居民总资产的46%,美股暴跌无疑将引发“负财富效应”,这对于消费主导的美国经济而言无疑是沉重打击

  【财新网】(专栏作家 邓海清 特约作者 陈曦)2018年2月的第一周,美国标普500指数大跌近4%,创两年来最大单周跌幅;周五标普500单日大跌2.12%,道琼斯大跌2.54%,美股遭遇“黑色星期五”。2017年底以来,我们曾经多次在国家智库的讨论中阐述2018年美股凶多吉少,主要逻辑是美股估值过高,价格远超价值。 此次美股大跌的原因为何?是否意味着始于2009年3月近9年的长牛画上“休止符”?对于中国股市债市有何影响?

  1、美股大跌的直接原因是,市场对加息预期发生巨大变化,此前市场对于美联储的加息预期严重不足,近期市场开始意识到2018年美联储3次加息并非“狼来了”,美债大跌成为压垮美股的最后一根稻草。2017年12月,美联储给出的官方加息路径是2018年加息3次,但市场预期则是2018年加息预期在1至2次之间(美国利率期货隐含值);近期市场开始意识到之前的认识有误,截止2018年2月3日利率期货隐含的市场加息预期已经达到3次,美联储的加息路径预测获得胜利,导致美国债市大幅调整,进而引发了利率上行对于股市和经济的担忧。

  2、从估值角度看,美股市盈率已超过2007年金融危机之前,为历史第三高位,仅次于2000年互联网泡沫和1929年大衰退之前。随着美国经济回暖、企业盈利回升,美股的价值确实在上升,但价格上升的更快,已经存在较大的透支和泡沫。经过长达九年之久的美股牛市,美股的市盈率水平达到32.1,远远高于1951年以来20.3的平均值,2007年也仅为28.3,目前已经处于历史第三高位。

  3、从居民配置资产比例的角度,美国全民炒股、拥挤交易,一致性预期过强隐含巨大风险。2017年7月美国居民直接配置股票比例(美国居民直接持股规模/美国居民金融资产规模)已经超过2007年,到2018年1月这一比例甚至可能已经高于2000年,拥挤交易非常明显。截止2017年7月,居民的配置比例已经达到32.5%,远高于26%的平均值,2007年也仅为28.9%;2017年底至2018年初,美股暴涨20%,这意味着居民直接配置股票比例将达到40%左右,这甚至高于2000年的36%。

  4、美股大跌,一种可能的演化路径是:尽管此次股市大跌的直接原因是美联储加息预期和美债大跌,但是美股大跌可能引发美国市场对于美股估值过高、拥挤交易的担忧,因为“苍蝇不叮无缝蛋”,进而导致美股从大跌逐渐演变为暴跌;

  5、美国股市对于美国经济而言至关重要,美股凶多吉少,这将成为特朗普的阿喀琉斯之踵。美国居民直接配置股票占居民金融资产比例近40%,还有50%配置的是养老金和保险,其中有近40%依然是股票,这意味着,美国居民直接和间接持股占居民金融资产的60%,占居民总资产的46%,美股暴跌无疑将引发“负财富效应”,这对于消费主导的美国经济而言将是沉重打击。

  6、美股大跌,利空中国股市、利多中国债市。一方面,美股风险可能蔓延至中国股市,再加上其可能会导致美国经济的下行风险,从而对中国股市形成利空;另一方面,对于中国债市,尽管美股下跌的直接原因是美债上行,但当前美债并不会成为制约中债的因素,相反从中国股市和经济基本面角度,对于中国债市利多更大。

  从中国债券市场自身的分析框架看,基本面决定的中债利率已然配置价值充分,同时,导致利率价格大幅偏离基本面决定的价值中枢的严监管因素也被充分price-in,债券市场对于严监管消息的钝化较为明显,债券市场危险期已过,2018年最好、最确定性机会是利率债。

一、市场对加息预期剧烈修正,美债大跌成为压垮美股的最后稻草

  2018年2月的第一周,美国股市标普500指数大幅下跌3.83%,尤其是2月2日跌幅达到2.12%之多,此次美股的闪崩有可能为始于2009年3月近9年的长牛画上“休止符”。

  利率是资本市场的重力性因素,股票市场对利率更是十分敏感,2018年随着美联储加息预期的逐渐升温,可能正是此次美股闪崩的导火索,甚至有可能成为结束9年美股长牛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7年12月美联储议息会议落地,全年三次加息尘埃落定,尽管当天美国股市跟随“靴子落地”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跌,但是美债收益率却反而是出现了上涨(美债收益率不升反降),这反映出美国市场与美联储的明显分歧:一方面利率的上调拖累了美国股市,但另一方面美债市场却表明市场对美联储的预期并不买账。

  因此,尽管2017年12月美联储对2018年加息预期为三次,但是市场对此却并没有全然接受,市场预期2018年美联储加息仅为1-2次。从芝交所的利率期货隐含的加息预期来看,2017年12月14日,市场预期2018年加息一次概率约为86%,加息两次及以上仅为47.6%,加息三次及以上为13.3%。在美国经济复苏与美联储加息分歧之下,美国股市进一步延续牛市1个多月。

  但是,2018年之后,随着美国经济数据的逐渐走好,市场逐渐接受了美联储三次加息的预期;2018年2月3日,市场预期2018年加息一次概率为98.6%,加息两次及以上为87.9%,加息三次及以上为58.9%,加息预期的变化导致美债急剧调整。

  由于此前美股对经济的预期打的更满、但对加息预期却更是心存侥幸的情况下,导致近期美国经济走强反而被解读成了对加息预期升温的美股利空。

  总体上,此前由于美股市场隐含了过度的经济乐观,对美联储加息预期严重不足;随着美国经济走好证据进一步清晰,市场对于2018年美联储加息预期短期内快速升温、美债利率同样快速攀升,在“利率重力”的作用下,直接导致了美国股市“黑色星期五”。

二、美股九年长牛:价值确实上行,但价格已然超涨

  正如第一部分所述,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快速升温成为了拖累美股的直接原因,但是关于美股的下跌更值得警惕的是,长达九年的美股长牛之后,美股的价格是否已经脱离了价值基本面?在中长期视角下,价格与价值的关系决定了当前美股的下跌是上涨回调的蓄力,还是牛市终结的逆转。

图1:2017年12月标普500指数市盈率32.1,处于明显的历史高位水平
图1:2017年12月标普500指数市盈率32.1,处于明显的历史高位水平
点击进大图

  目前,标普500的通胀调整后平均市盈率已经处于历史第三高位,2017年12月为32.1,2007年高点为27.4,历史上仅有2000年互联网泡沫44.2和29年股灾前32.6高于当前值,从估值的角度来看,美国股市存在泡沫风险。

  如果假设25倍市盈率是正常水平,则美股回调压力为22%;如果假设20倍市盈率为正常水平,则美股回调压力为38%。从历史上看,2000年跌幅为50%,2008年跌幅为55%,若美国下跌为20-30%,已经类似于一次小型股灾,对于美国经济无疑泼上一盆冷水。

  经过长达九年之久的美股牛市,当前的美股估值水平已经处于明显的历史高位,除了基本面价值的回涨之外,美股价格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超涨,反映出美股存在一定的泡沫风险。

三、从居民财富配置的角度,看多美股已成为“拥挤交易”

  一直以来,一致预期作为市场的反向指标,当市场绝大部分人看多的时候,市场可能已临近高点;当市场绝大部分人看空的时候,市场的反机可能近在咫尺。对此,我们从市场舆论的一致预期,与居民配置行为的一致预期两个角度来分析当前的美国股市。

  从市场的舆论来看,美国市场的舆论全面看多股市。2018年1月,桥水创始人达里奥仍然表示,“人们应该大胆投资,不要死守着现金不放”。

图2:居民配置行为上看,美国居民超配股票明显
图2:居民配置行为上看,美国居民超配股票明显
点击进大图

  从居民的配置行为来看,2017年7月美国居民直接持有的股票资产在家庭金融资产中所占比例已经达到了32.5%,远远高于26%的平均值,2007年也仅为28.9%; 2017年底至2018年初,美股暴涨20%,这意味着居民直接配置股票比例将达到40%左右,这甚至高于2000年的36%。

  总结起来,无论是从当前的市场舆论,还是居民的配置行为来看,当前的美国股票市场存在多头一致性预期过高的情况,这不仅意味着美股牛市趋势扭转的风险性走高,而且还可能使得美股调整的幅度加大。

四、美股大跌,利空中国股市、利多中国债市

  美股大跌,一种可能的演化路径是:尽管此次股市大跌的直接原因是美联储加息预期和美债大跌,但是美股大跌可能引发美国市场对于美股估值过高、拥挤交易的担忧,因为“苍蝇不叮无缝蛋”,进而导致美股从大跌逐渐演变为暴跌。

  美股凶多吉少,这将成为特朗普的阿喀琉斯之踵。美国股市对于美国经济而言至关重要,居民直接配置股票占居民金融资产比例近40%,还有50%配置的是养老金和保险,其中有近40%依然是股票,这意味着,美国居民直接和间接持股占居民金融资产的60%,占居民总资产的46%,美股暴跌无疑将引发“负财富效应”,这对于消费主导的美国经济而言无疑是沉重打击。

  对于美国股市的下跌风险,由于中美金融市场以及经济的高度关联性,进而蔓延影响中国的金融市场与经济。美国股市的下跌风险可能会利空中国的股票走势,但对于中国债券市场,可能会由于美国股市引发的经济风险而利多。

  对于中国股市,由于美股风险可能传递至中国股市,以及美股风险会利空美国经济,进而不利于中国的出口,从而利空中国的股市。具体而言,其一,从金融市场的角度,由于当前的全球金融市场具有较强的关联性,再叠加2017年5月以来中国股市上涨幅度较大,与经济的高位回落出现基本面的背离,因此,美国股市的快速下跌可能大幅拖累中国股市;其二,从经济基本面的角度,由于美股存在“小型股灾”的风险,这可能传导至美国经济,进而利空美国经济与中国出口,利空中国股市的经济基本面。

  对于中国债市,美股风险的影响主要还是在于利空中国经济,从而对中国债市形成利好。一方面,尽管美股的下跌会伴随着美债的上行,但由于10年美债收益率破3%难度很大,再加上美国常规化货币的中美利差可能会出现趋势性下台阶的过程,此外,从汇率的角度来看,不存在维持利差保汇率的逻辑,中国债市不会跟随美债上行。

  另一方面,由于美股“小型股灾”的风险将不利于美国经济,同时在2018年中国经济高度依赖于出口的情况下,美国经济的利空风险可能会进一步加大中国经济的下行幅度,从而利多中国债市。

  从中国债券市场自身的分析框架看,基本面决定的中债利率已然配置价值充分,同时,导致利率价格大幅偏离基本面决定的价值中枢的严监管因素也被充分price-in,债券市场对于严监管消息的钝化较为明显,债券市场危险期已过,2018年最好、最确定性机会是利率债。

  邓海清为“海清FICC频道”全球首席经济学家,人民大学客座教授,陈曦为“海清FICC”大资管频道研究员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许金玲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