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南非平流缓进

2017年04月13日 10:48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南非零售业务的互联网普及率低;各种报告显示,日用商品、电子产品及服装的网上销售额仅占总销售额的1%
虽然南非面临诸多挑战,但消费行业乃我们继续寻找潜在机会的领域之一。东方IC
Mark Mobius

麦朴思(Mark Mobius),财新网“战胜市场”专栏作家。邓普顿新兴市场团队执行主席,有40多年的全球新兴市场投资经验。

于1987年加入邓普顿,为邓普顿新兴市场基金公司的主席。1999年,被世界银行和经济合作发展组织委任为全球企业管治论坛投资者责任工作组的联席主席。

曾荣获《彭博市场》杂志评选的“2011年最具影响力的50名人物”之一,African Investor评选的“2010年度非洲投资者指数系列奖项”等。拥有波士顿大学的学士和硕士学位,以及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及政治学博士学位。

  【财新网】(专栏作家 Mark Mobius)我最近有机会到南非一游,该国在过去几年经历了相当多的挑战。抵达阳光明媚的开普敦,领略到属于大西洋和印度洋的美丽景观、壮观的桌山和令人心旷神怡的天气,我发现很难对这个国家产生过于消极的情绪,至少从一个游客的角度来看,单单是热情友善的人们以及生活和工作中多种文化的融合就能让我感到乐观。

  开普敦坐落于非洲的南端,这里只是一个超多种族国家的一角。南非有11种官方语言,包括南非语、英语、恩德贝勒语、北索托语、南索托语、斯瓦蒂语、茨瓦纳语、聪加语、文达语、科萨语和祖鲁语。

  我刚读完罗杰·克劳利(Roger Crowley)的《征服者:葡萄牙帝国的崛起》(Conquerors:How Portugal Forged the First Global Empire),书中讲述了勇敢无畏、雄心勃勃而且干劲十足的葡萄牙探险家的故事,其中一个是巴尔托洛梅乌·迪亚士(Bartolomeu Dias),他们在海上失去多名同胞后,最终在一四八七年到达南非的最南端并绕行一圈。葡萄牙国王约翰二世将这个岬角命名为好望角(最后变成开普敦),因为他们想要寻找的财富就在东印度。

  十七世纪,荷兰东印度公司取代了葡萄牙人,并在这个岬角为其航船建立再补给站。荷兰风格的房屋证明他们发现这个地方时的喜爱之情。事实上,南非语是源于荷兰殖民者的一种方言,有时也戏称为“厨房里的荷兰语”。

  到二十世纪初,大不列颠完全控制了这个国家,同时南非的黄金和钻石创造了大量的财富。从比勒陀利亚乘坐火车到开普敦的途中,我停在历史悠久的德比尔斯钻石区参观,十九世纪八十年代末,少数幸运儿在这里发现了大量钻石,他们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变成百万富翁。

  我和同事们看到了“大坑”,这是多年来人工在地下挖掘出来的一个巨大的坑。Diederik Arnoldus De Beer和Johannes Nicolaas De Beer两兄弟曾经拥有这片土地,他们分块出租给钻石猎人挖掘。最后,塞西尔·罗兹(罗氏奖学金是其闻名于世的其中一个原因)购买合并了所有钻石矿,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

  当然,有很多书籍和文章描写了南非的历史和种族隔离,后者是该国一直在奋斗的一个历史遗留问题。非洲人国民大会(ANC)带头反抗种族隔离,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种族隔离法律被废除,ANC最著名的政治囚犯纳尔逊·曼德拉得以释放。

  那段时间,我有幸见到总统弗雷德里克·威廉·戴克拉克,他向我描述了他在自己政党内协调变革的艰难。

  我与总统戴克拉克的会面是在他开普敦的办公室里,很明显,当时他和曼德拉先生在很多问题上存在分歧,他对此直言不讳。但在面对各种挑战时,他表现出忍让和耐心。他的开通和坚毅让我相信这个国家会实现政治转折。

  从那以后,这个国家就被称为“彩虹国度”,不仅是因为她的多元文化,还因为她的包容性。例如,南非是最先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之一。

  ANC在南非一九九四年第一次普选中以绝对多数票数获胜,并在随后的大选中持续胜出。遗憾的是,政府变革并没有实质性地改善先前拒绝政治和社会自由的大多数人的经济状况;2016年失业率达到27%,为13年来最高水平。贫困依然是那么普遍,2014年,南非在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188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16名。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该国一直未能显著提升其国家地位。

  在经济进步乏力的环境下,ANC之前的绝对优势开始瓦解。激进派朱利叶斯•马莱马(Julius Malema)建立了经济自由战士党(经自战党),他是被ANC除名的ANC青年联盟前主席,其党派越来越受到欢迎。

  如果南非的经济形势不改善,无法吸引年轻人和失业者,经自战党的势力会变得更加庞大。反对党已得到了主要城市的控制权,因为能够提供更好的服务,例如水、电和公共运输,他们的势力在不断增强。

  雅各布·祖马(Jacob Zuma)政府自2009年上台以来,一直被任人唯亲的丑闻和指控缠身。其中一个政治错误是任命外界认为无法胜任的财政部长,后者因为市场反应激烈很快被撤换掉。

  虽然几经周折,但ANC依然支持祖马,看起来他应该能够继续他的第二(最后)任期,直到2019年结束。部分分析师认为,未来两年ANC将会产生越来越多竞争派系,从而导致政府瘫痪,同时有可能会导致该国的信用评级进一步被下调。该国的经济增长同样深受其苦,但可看到改善的迹象正初露端倪。

  经济增长

  去年南非一直缺乏实质增长动力,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预测虽然比2016年稍高,但依然黯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南非今年增长0.8%,而南非财政部的增长预测则为1.3%。

  财政方面,政府正尽其所能地尝试管理赤字,由财政部长Pravin Gordhan掌舵,但经济增长缓慢加上小而高的课税基础,使得增加政府收入变得更加困难。收入有赖于稳健的课税基础,但至少领取一份社会救济的家庭的比例却从2003年的29.9%上升至2015年的45.5%。

  去年较高的食品和燃料价格推升通胀,但我们认为较充足的降雨量、较高的农作物收成和货币走强应有助于稳定价格,利率企稳或甚至减息亦能稳定价格。整体上,我们感到审慎乐观,但认为经济形势将持续低迷。南非的消费者有可能会继续承受来自较高的水电费、运输成本、低工资增长和信贷紧缩的压力。

  虽然,南非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从2008年的25%–30%升至当前的46%,但情况并没有其他部分国家(包括巴西)那么糟糕。市场观察者一致认为该国存在政府大量浪费、不必要的开支、腐败、公共部门低效率和物价飞涨等问题。另外,政府的工资账单相当高;公共部门的就业人数从2008年的216万人上升至2014年底的269万人。

  消费主题:金融和零售

  消费金融是南非的一大产业,而且从投资角度来看,我们有兴趣了解更多。有干劲和创新的公司及零售商能够渗透到大银行以往未曾服务过的较低收入群体。我和同事拜访的一间消费金融公司的高管们告知,公司每个月增加数以千计的新客户,而且他们正服务成千上万的客户。展望经济环境,他们表示,尽管该国失业率及无担保贷款风险高,但平均贷款利率及资金成本之间的差距巨大,能为他们带来丰厚的利润,但也表示违约率相当高。

  南非实质上是一个多层次的经济体,消费者的收入水平、受教育程度及接触科技的难易度各不相同。虽然,全球很多地区的银行正在关闭其人员配备齐全的实体网点,取而代之的是自动柜员机或电脑链接,但南非计划增加实体网点让我有点惊讶。为了与不熟悉银行业及需要面对面互动的低收入客户交流,实体网点仍有必要存在。高管们告诉我们,在很多情况下,客户的个人金融教育是必要的,这能够确保他们了解付款时间表及诸如此类的问题。我们拜访的公司亦有专门的信息技术人员,当然,他们可以在数秒内完成信用核查。

  南非有着庞大而且成熟的正规零售市场。我们拜访了一名时装及日用商品零售商,其亦设有内部金融服务部门,向消费者提供信贷。像南非很多其他公司一样,这间公司已经能够通过收购进行海外扩张。

  我们参观的一间南非连锁超市同样已发展及扩张至非洲其他国家,同时扩展其他业务。和我们谈话的管理层觉得,相对于东欧、拉丁美洲及亚洲等其他市场,非洲市场潜力巨大。然而,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基建落后,这是他们在这些国家扩张业务所面临的挑战。

  南非零售业务的互联网普及率低;各种报告显示,日用商品、电子产品及服装的网上销售额仅占总销售额的1%。互联网基建及普及率一直是增长的阻碍。然而,随着该国铺设越来越多高速光纤电缆,以及移动网络覆盖率及数据传输速度的提高,事情似乎正在改善。我们参观了一间公司,其不断增长铺设光纤电缆的业务,以满日益上升的高速互联网需求。

  一位高管告诉我们,很多南非人不放心在网上购买衣服,他们宁愿去商店试穿后购买。他预期消费模式会改变,而且如今年轻的一代更习惯于网购以及青睐国外品牌。

  虽然南非面临诸多挑战,但消费行业乃我们继续寻找潜在机会的领域之一。我们认为,经济改善及科技传播及接受程度加深能为该行业公司的发展提供动力。

  作者为邓普顿新兴市场团队执行主席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