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苹果”里的“鱼”和“香菜”经济学

2017年09月20日 10:16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为了寻求产业的进一步升级和盈利进一步的上升,我们是不是可以把目光略微转移,将战场移向设计或“审美”。事实上,由物质向精神的消费转换可能是现代消费升级的自然需求
包特
包特,2006年获复旦大学经济学学士,2007年获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硕士,2012年获阿姆斯特丹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研究兴趣为实验经济学,行为金融,合约理论和房地产经济学。研究论文发表于Economic Journal, European Economic Review, Journal of Economic Dynamics and Control等国际期刊,和《经济研究》、《世界经济》等国内期刊。曾获Emerald出版集团年度“杰出图书章节贡献奖”和钱学森城市学金奖提名奖。

  【财新网】(专栏作家 包特)最近,随着iphone X的推出,苹果公司再度成为世界注目的焦点。苹果公司目前以超过7000亿美元的市值位列世界首位,如果用它的市值对比一个国家的GDP,苹果公司相当于世界第二十大经济体,可以说是高科技公司和所有商业公司的成功典范。

  巧的是,在苹果推出新iphone之前,我刚好在课上问学生一个问题:你们觉得,苹果公司在硅谷众多高科技公司里脱颖而出的最关键因素是什么?

  这个问题是开放式的,没有唯一的答案。同学们的回答也各具特色,各有道理。只不过,从提问者的角度,我希望通过这个问题引出的是关于城市化经济(urbanization economy)的知识点。

  根据城市经济学经典奥沙利文的教科书,城市化经济是集聚经济(agglomeration economy)的一种,另一种叫做地方化经济(localization economy)。两者都是指当企业或经济活动在空间上集中产生的效应,通常是规模经济带来的效率上的提升,具体来说分为四个方面(1)共享中间品带来的成本下降,(2)共享劳动力市场带来的雇佣成本下降,(3)更好的劳动力技能匹配带来的培训成本下降和(4)集聚带来的思想和灵感碰撞,从而造成的创新能力提升。唯一的不同是,地方化经济的效应主要通过相同产业企业的集聚产生,而城市化经济主要通过不同产业企业的集聚产生。

  当同学们做完他们的回答后,我再次提问:有谁碰巧听过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的演讲吗,谁记得他讲的关于自己年轻时的经历?于是马上有人回答:我知道,乔布斯年轻时从大学退学后转入Reed学院。那里碰巧有美国最好的艺术字课程。乔布斯认真学习了这门在当时看起来没什么用的课程,但十年以后,他开始设计mac电脑的时候,这帮了他的大忙,而且使得苹果电脑拥有了最好的字体和设计感。

  没错。这就是我想说的,城市化经济通过不同行业的人和知识的碰撞产生的巨大创新力!我借此和同学们讲授课本里的相关知识,同学们也觉得它非常容易理解。

  但“文科能对其他行业产生巨大的正的外部性,并促进所在城市和区域的经济发展”这个观念在经济学里目前还远称不上一个共识。不但这方面的研究为数寥寥,来自主流经济学的最经典文献(Murphy et al., 1991)的结论还是:理工科这样的学科培养生产性人才,而法学这样的学科培养的是分配型人才,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主要由生产性人才决定,所以一个国家大学毕业生中工科生比例越高,国家经济增长越快。

  不谈学术,说到文科或者文学,大家应该对于电视剧《蜗居》里郭海萍的一句台词至今记忆犹新吧:

  “文学?文学就是鱼上的香菜。有鱼香菜才好看。没鱼,一盘香菜你吃得下去吗?”

  但想想之前乔布斯的例子。硅谷高科技企业,有一个算一个,哪个不是技术精绝?能让苹果独树一帜并不占鳌头的,不就是除了精绝之外的那一点“好看”(设计感)吗?这不正如江边一排卖鱼的饭馆里,人气最火,菜价最高,赚钱最多的一家赚的可能就是那一点独特的香菜或者香料钱?中国制造业发展到今天,也诞生了以华为为代表的一系列质量性能在国际上领先的手机。那么下一步,为了寻求产业的进一步升级和盈利进一步的上升,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把目光略微转移一下,将战场移向设计或“审美”。事实上,由物质向精神的消费转换可能是现代消费升级的自然需求。回顾历史,我们也可以看到,中国盛唐和英国工业革命时代的审美是当时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象征,也是对外出口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在长期影响了全世界的认知和偏好。回到之前讲的论文,其实作者并没有直接谈到人文和艺术学科,而且他们采用的是1970-1985年的数据。根据美国国家艺术基金(National Endowment of Arts)提供的数据,美国文化艺术产业在2014年以7296亿美元的总产值贡献了4.2%的当年GDP,并以4530亿美元的专利产值占到美国创新经济总体量的一半,直接创造了大量就业,并推动了美国的经济发展。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了。说了这么多,在推动文科和文化产业上,政府可以做些什么?以我曾经学习和生活过的荷兰为例。荷兰政府早在1938年开始就推出了大规模的对于设计师的生活补贴计划,这些计划在1955年合并成著名的BKR补贴。这项补贴计划的内容很简单,就是政府提供补助,保证所有居住在荷兰的设计师,无论其国籍,其收入都不低于荷兰的国家贫困线。政府唯一的要求就是接受补贴的艺术家定期上交一件自己的作品,无论质量好坏都可以。这些作品有些会被展出和拍卖用来补贴这个项目的资金。当然,这样的项目在荷兰国内也引起了它是否有效地使用了财政收入的讨论。但显而易见的是,它极大地推动了设计在荷兰人工作和生活中的渗透力,并帮助荷兰在二战后迅速崛起为一个世界性的设计大国,以至于我们在中国近十年的很多著名建筑中,都能看到荷兰设计师的影子。

  开个玩笑来说,如果中国各地政府从现在开始补贴支持当地的艺术家和设计师,他们中只要有一个在未来十年中成为了世界设计大师,并能主持设计央视大楼或者广州塔这样的地标性建筑,节省下来的设计费应该就可以弥补前期的投入了吧。

  参考文献

  Murphy, K. M., Shleifer, A., & Vishny, R. W. (1991). The allocation of talent: Implications for growth.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06(2), 503-530.

  National Endowment of Arts, The arts and economic growth, https://www.arts.gov/infographic-arts-and-the-economy

  作者为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刘明晖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