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反对市场原教旨主义

2002年09月05日 00:00 来源于 caijing
金融市场是超道德的,但是,一个社会如果缺乏某些共同价值将无法保持稳定,必须通过政治过程引入一些人性化的东西,即使这样会牺牲一些以GDP衡量的效率
乔治·索罗斯
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著名的货币投机家,股票投资者,慈善家。现为索罗斯基金管理会主席,开放社会基金会主席。

    乔治•索罗斯

    整个国家都在竭力反对公司的不正当行为和财务不道德行为。我们在愤怒的同时,也感到非常惊愕。怎么能够发生这种事情呢?然而,我们其实不应当感到惊诧。20世纪90年代繁荣导致的无节制以及伴随着现在萧条而来的改革呼声,不过是金融市场周期不断循环的特征的一个再现而已。真正令人惊讶的,是经过这么多次兴衰的循环往复,我们仍然不能正确地理解金融市场是如何运转的。

  流行的认识是,在一个价格下,市场上有意愿的供给和需求双方总是趋于平衡。对于小商品市场,这也许是正确的,但在金融市场却断非如此。

  供给和需求双方通过市场价格建立起来的联系并非单向的,而是双向的:市场价格能够以迂回的方式改变供求双方的景况。在我1987年的《金融炼金术》一书中,我把这种双向联系称为“反身性(reflexivity)”。我认为,这比现在广为人们接受的均衡理论更能解释金融市场的混乱。

  这种双向联系导致人们无法确定均衡到底出现在什么地方。“反身性”理论并没有提供新的方法来确定市场结果;它坚持结果是不可能预先确定的。比如说,互联网泡沫将破灭,这件事是可以预期的,但却不能确知何时破灭。在路上的每一处,都有决策的分叉点,但只有当决策作出之后,才能确定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接受“反身性”理论就要承认,不管是一般的社会科学还是具体到经济学,都不能提供科学意义上的准确预测。

  但即使“反身性”理论不能提供严格的预测,它仍然具有相当大的解释能力。首先,它解释了金融市场中所流行的对真实情况的偏差是如何自我加强又自我挫败的。要产生一个泡沫,流行的偏差首先必须自我加强直到不可持续,然后在相反的方向上变成自我挫败。所有的兴衰周期都遵循这种模式。第二,由于认识到金融决策不能建立在对结果的严格预测上,“反身性”集中注意在兴衰周期过程中错误观念对发展所起的影响。比如说,在20世纪60年代的集团企业造成的繁荣中,一个错误观念是,每股收益的增长不管是通过企业内部增长还是通过外部购置得到的,其价值都是相等的。我清楚地记得,在“集团企业繁荣”崩溃以后,Ogden公司的总裁在一次午餐时告诉我,该公司的收益(股票)土崩瓦解,是因为“没有观众可以让我表演”——随着股价下跌,他再也不能用那些股票去收购公司,从而魔幻般地增加股票收益。

  我们现在处在相同的境地。在最近的繁荣中,众多公司运用他们所支配下的各种工具去增加股票收益,满足投资者不断增长的期望,从而使得股价得以不断增长。聪明的金融工程师不断地发明新的工具——而且当他们用完了合法的工具时,一些公司就转而使用非法的工具。当市场情况发生逆转时,其中一些非法的行为就会被曝光。比如说,和许多公司一样,安然利用SPE(Special Purpose Entity,进行特殊目的的投资实体)来使其债务不出现在财务平衡报表上。但和其他公司不同,它用自己的股票去保证SPE的债务。当其股票价格下跌时,真相就被拆穿了。这些事件的进程没有任何令人惊奇之处,因为过去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毕竟,现在被谴责的许多行为曾经是非常公开化地进行运作的。

  所有人都知道那些最好的公司,诸如通用电气和微软,都在管理利润。泰科公司(Tyco)的管理层曾经自豪地宣称,他们能够通过公司购并来创造收益的增长,其中的一些公司可以通过泰科的百慕大公司实行海外转移,而投资者的行为又数倍地增加了其收益。诸如此类行为涉及全部的公司和投资团体,如果没有美国社会所有部门(同行公司、投资执业者、政客、媒体和全部公众)的鼓励和积极支持,安然、世通和安达信不会侥幸成功。因此,在寻求补救措施时,仅仅树立几个作奸犯科者的典型是不够的。我们都牵涉在其中,而且必须重新检查我们对世界的看法。

  专业人员——律师、会计师、审计师、证券分析师、公司高级职员和银行家——允许对利润的追求超过自己的长期职业价值。证券分析师提升股价,是为了得到投资银行业务;银行家、律师和审计师的教唆欺骗性行为也是出于相似的目的。同样地,在对利润的疯狂追逐过程中,利益冲突也被忽略了。虽然只有少数人的行为可以被明确定罪,但许许多多的人当时的行为都是可疑和有误导性的。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对此有自以为可靠的法律判断,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存在缺陷,以及人们常有从众心理。当广泛的原则被详细地固定为法典时——就像GAAP那样——规则却匪夷所思地变得更容易规避。所谓“组合融资(structured finance)”的行业诞生了,主要就是为了规避规则。一旦一个金融创新被成功地引进,人们会很热切地加以模仿。这时,自然选择的过程就出现了:拒绝受其影响的人被排挤出局;领导这个进程的人由于自身的成功和他人的支持而失去自制力,看不到危险的信号。正如《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所说:“他们看不见冰山,因为他们自己就站在冰山顶上。”

版面编辑:张帆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高考工厂 财新网 房价调控 昌平公安第二次通报 雷洋案中央的看法 山东问题疫苗事件回顾 新婚之夜抄党章 魏洋事件 4万亿和4.7万亿 雷洋案尸检最新消息遗体照片 杨绛详细生平 海南拆迁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程博明最新消息 上海农村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