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马云、65亿和脱衣舞

2014年04月14日 21:25 来源于 财新网
就跟准新郎一样,婚还是要结的,玩儿也不能耽误。马云问天猫借钱投资的“猫腻”,恐怕就是赶在将阿里巴巴委身于美国股市之前,再玩一把大的,能扫除多少关联交易的地雷算多少
张晋蜀
财新网“战胜市场”专栏作家。现为美国某知名国际律师事务所资深合伙人,在重大跨国投资案中担任首席律师

  【财新网】(专栏作家 张晋蜀)美国小伙在婚礼前都会有个“单身告别会”a bachelor party,准新郎跟发小的狐朋狗友纠集在一起,在行将踏入爱情坟墓之前最后狂欢一场,向快乐的单身日子依依告别。活动内容自然是些将来被老婆大人管制再也不便公然参与的事儿——也就是说,少不了要雇一班脱衣舞娘。当然,讲究男女平权的美国人,巾帼不让须眉,准新娘跟她的姐妹淘们也有她们的bachelorette parties,端菜斟酒的都雇些啥人呢——让你猜着了——裸体的猛男。

  阿里巴巴集团2014年3月16日宣布“启动在美国的上市事宜”(似有偷跑gun jumping之嫌),之后不到一个月,其老大马云先是以33亿元人民币全资收购恒生集团进而取得金融软件上市公司恒生电子的将近21%的股份,然后马不停蹄又在上周宣布以65亿元人民币认购上市公司华数传媒20%的股份。这节奏这阵仗不禁让人浮想联翩,敢情马云是趁阿里还是自由身赶紧开bachelor party呀,省得将来阿里在美国上市后被恶婆婆SEC(美国证监会)管得太死,再下一盘这样大的棋太费周折。

  有人问,今天要是阿里的股票已在美国挂牌(甭管是纽交所还是纳斯达克),这单华数传媒65亿元的大买卖还有戏吗?

  至少在理念上,美国对上市公司的监管特洒脱——公司上房揭瓦都没关系,关键是你得如实披露,相信股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啥坏人坏事只要摆在阳光下一定见光死(中国百姓眼巴巴地盼官员公布财产,想必也是这个理儿)。如果你把啥烂事儿都说清楚了,市场还是捧你,那是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股民甭想跟证监会讨说法。

  披露的一个主要关注点是关联交易(related party transactions),防止公司关联人偷偷给自己输送利益。

  谁是上市公司的“关联人”(related persons)呢?中美两国的定义大同小异——这也不奇怪,本来天下文章一大抄,中国的证券法律基本就是翻译美国的(至于在执行层面是否照搬那就另说了)。关联人的概念,简而言之,就是董事高管、持股大户以及他们的家人。持股大户从持有公司股权的5%起算。家人包括父母、子女及其配偶、兄弟姐妹及其配偶、配偶及其父母和兄弟姐妹,不包括七姑八大姨表亲堂亲。不过美国比中国多一条,跟董事高管或持股大户同在一个屋檐下的(sharing the household)也算关联人,大概主要是针对非婚同居者的(至于是否适用于咱中国的二奶三奶什么的,待考)。

  上市公司如果参与上述关联人在其中有直接或间接重大利益(material interest)的交易,就需要根据所谓的Regulation S-K向证监会披露。如果关联人在交易另一方仅仅是被动投资人,股权在10%以下,不算是有重大利益。

  如果阿里已是美国的上市公司,马云投资65亿购买华数传媒股份,是否算是阿里的关联交易?

  这项投资的主体是杭州云溪,一个刚成立的有限合伙企业,普通合伙人(也就是决策人)有两个,一个是史玉柱,另一个是云煌投资(马云占99%、谢世煌1%)。杭州云溪的钱基本上都是其唯一有限合伙人谢世煌出的(占99.0055%)。谢世煌的钱又是从哪儿来的呢?全部65亿都是他以个人名义跟浙江天猫借的,抵押物是杭州云溪用这笔钱认购来的股票及其他。

  作为主要创始人和董事局主席,马云是阿里的一号关联人。浙江天猫是阿里全资控制的子公司(怕您头晕,咱就不提VIE结构什么的了)。谢世煌也是阿里的创始人之一,但是目前持股比例不详,所以无从判断是否属于阿里集团的关联人。无论如何,阿里关联人马云所控制的杭州云溪通过谢世煌向阿里下属公司浙江天猫借65亿元,用来投资第三方股票,毫无疑问属于阿里的关联交易,要是阿里已在美国上市,此案必须要向证监会披露。

  这披露责任还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打发的。你得披露上市公司是否设有《关联交易管理制度》,如果有(其实有证监会盯着,大家不敢没有一套成文的制度),此次交易是否按照该制度进行的;董事会有没有按照该制度成立非关联人独立委员会来审理此交易;独立委员会的审理过程是咋样的,审理依据是啥;有没有聘用独立专业评估机构;选择评估机构的标准和过程是咋样的;评估报告都是咋说的;一家专业评估机构够不够;等等,等等。这七七八八地一折腾,披露公告可以洋洋洒洒超过百页,律师、会计、评估、排版费用动辄超过百万美元。

  而这不过才是麻烦的开始。美国有一帮专门盯着上市公司讹钱的小律师,有事没事就打出替天行道的幌子给你来个股东集体诉讼(class action)或者股东衍生诉讼(derivative action),说你关联交易怎么怎么损害了全体股东的利益。这次参与华数传媒投资的杭州云溪执行事务合伙人史玉柱(还记得脑白金吗?),上月底就因为要回购其控制的巨人网络(Giant Interactive)在美国的公众股被人在纽约联邦法庭提起集体诉讼,说他的收购价尽管高于当时市价还是溢价不足。

  要是阿里股票已在美国挂牌交易,尽管证监会只管披露是否完善不管关联交易是否合理,说不定哪家小律师就会拉个小散户当托找上门来,指责65亿的贷款是如何如何不妥,这笔钱让马云拿去投资,赚了的是他马云的(杭州云溪的普通合伙人很有可能至少收取投资回报的20%),要是赔了,风险全由阿里下属的浙江天猫担着。阿里当然会理直气壮地反驳,银行给浙江天猫的信用额度年利率是4%(天猫并未动用),而天猫的钱闲着也是闲着,65亿贷给谢世煌年复合利率是8%,况且还有足够抵押,公司跟华数传媒还有战略合作,何乐而不为?阿里的美国大律师们当然也完全赞同,誓言非得要给原告小律师一点color see see,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直到几个月后大律师的账单来了,阿里和它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生出到底是大律师为我打工还是我为大律师打工的哲学命题。赶紧花点小钱把原告打发了吧——小律师讹钱再次得逞!里外里都是律师赚钱,难怪美国人提起律师来恨不得把牙根都咬断了。

  说到这儿,您一定开始怀疑敢到美国上市的老板是否都心智特不健全,就跟那么多女人明明知道男人不靠谱还前赴后继往婚姻的火坑里跳一样。当然你是没看到上市的实惠,就拿马云的阿里来说吧,上市有望拿到1600亿的市值(是美刀哦!),早期投资人终于能够兑现,员工有了股权奖励机制,将来公司大手笔战略并购只需增发股票向市场要钱就是,眼前更实际的好处还包括,如果阿里在2015年底之前上市,公司就有权回购雅虎所持阿里股票的一半(相当于目前公司股权的10%)。也就是说,您可千万别低估了我们杭州人马云的智商情商。

  所以,就跟准新郎一样,婚还是要结的,玩儿也不能耽误。马云问天猫借钱投资的“猫腻”,恐怕就是赶在将阿里巴巴委身于美国股市之前,再玩一把大的,能扫除多少关联交易的地雷算多少。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黄玉婷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首都 北京 日元升值的原因 问题疫苗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保汇率还是保房价 财新 宝能 安全理财投资收益率 太湖水位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美国 精神病人图片 雷洋事件 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