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标哥,咱别提杀人行不?

2014年06月28日 19:49 来源于 财新网
富豪陈光标可不是英雄王成,他喊“杀富”并不是在呼喊“向我开炮!”
当地时间2014年6月25日,陈光标在美国纽约市中央公园做慈善。 CFP
张晋蜀
财新网“战胜市场”专栏作家。现为美国某知名国际律师事务所资深合伙人,在重大跨国投资案中担任首席律师

  【财新网】(专栏作家 张晋蜀)世界资本主义的大本营纽约,这两天被来自中国的“境外势力”“点对点”地“渗透”了一把:陈光标率一众红军解放军,在水光潋滟的中央公园豪华“船屋”餐厅,请250位(咱标哥就是有喜感,您瞧这数字挑的)美国穷人吃全套牛排大餐,并一起引吭高歌《学习雷锋好榜样》!

  当然,最让标哥高兴的肯定是全球竟有100多家媒体到场采访——这广告效应花多少钱也买不到呀。可是,文人就是酸,见不得人家有钱,中外媒体对陈光标彰显中华软实力之壮举非但不领情,还一边倒地极尽揶揄吐槽之能事。

  说风凉话谁不会!咱还是从善如流,学学标哥在纽约街头腆着脸求人收下百元大钞的那劲儿,在这里给标哥一点您爱听不听的unsolicited advice免费跨国文化咨询吧。

  标哥呀,看您学英语还挺上心的,教您一句成语: “Charity begins at home.” (发音提示:城里滴、笔杆子、爱起哄。)意思是做好事要从身边做起。咱中国不是也有这样的说法么: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先把家人照顾好,然后有余力再兼济天下。

  中国的穷人肯定不比美国少,标哥是不是应该再多帮他们一把然后考虑到境外去做散财童子?您也许不服气,人家比尔·盖茨夫妇也不是先把美国穷人都接家里了然后才去非洲推广疫苗的呀。

  可是,凡事总得讲个比例(proportionality)吧,富士康的流水线工人辛辛苦苦干一个月,还没游手好闲的美国穷人拿救济的钱多;美国不少穷人的腰围比您还辽阔,这里恐怕是全球唯一把肥胖当作贫困的象征的国度——您再来喂他牛排!

  标哥这回本来不是还要给每位赴宴的纽约穷人再发300美元的么,亏得当地慈善机构深谙国情,知道穷乡亲们多是些瘾君子,可不敢让他们有大把现金买醉买high,这才截了下来。这几百几百的美刀能给多少中国山区孩子置办营养午餐呀,要是用来给留守儿童买上火车票到千里之外去见见民工爹娘,享受哪怕就几天的亲情也好呀!

  陈光标到美国搞慈善秀,多少恐怕还是因为有点inferiority complex自卑情结吧——你看资本主义日薄西山连世界最强国都有穷人,还要靠我标哥来救济!就跟胸无点墨的贪官一样,非要把主播给睡了方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

  标哥不是喜欢捧本红宝书照相么,人家美国也有他们的红宝书,其中有这么一条语录:“Take heed that ye do not your alms before men, to be seen of them: otherwise ye have no reward of your Father which is in heaven.” 《圣经•马太福音6:1》。现代汉译:“全党同志务必注意,为人民服务,千万不要大张旗鼓,否则将不予提拔。”

  可见,普天之下人性是相通的,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做善事不张扬才是美德。雷锋叔叔这个形象之所以光辉,正是因为他做好事不留名(顶多也就是在日记里写写)。标哥,别怪大家不领情,您带着摄影队镁光灯搞慈善,当然要遭人骂了。更糟糕的是,人家人穷志不穷,您给张钞票就想买下人家做人的尊严,为您当道具,这慈善是不是做得有些伪善?

  当然,做不到衣锦夜行,也不是您的罪过,毕竟你我都不是圣人。再说了,钱是您的,爱咋花就咋花,接济穷人总比吸毒酒驾“寻衅滋事”强吧,美国人不是老说“This is a free country”(人身自由)吗?

  其实,今儿咱也不是跟着大伙儿起哄架秧子,肆意消费标哥。我最想指出的还是大伙儿都忽视了纽约闹剧背后的刀光剑影。6月22日在纽约华尔道夫大饭店,陈光标接受当地中文报纸专访,先是痛说革命家史,“我家兄弟姐妹五个,哥哥姊姊是饿死的”,然后当被问及中国需要什么改革时,他第一句就是“中国应该进行一次杀富济贫。”

  啊哟,原来标哥要杀人!

  这下你明白了吧,为什么陈光标要让纽约的群众演员穿上打土豪分田地时期的红军服和文革时期的解放军服。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首次访华,红都女皇陪同观看《红色娘子军》,尼克松就曾感受到其中的杀气,但又不便挑明,只好不置可否地对江青同志说:“我闻到了舞台上的火药味。”

  当然,富豪陈光标可不是英雄王成,他喊“杀富”并不是在呼喊“向我开炮!”他是希望哪天阶级仇杀的铡刀真要下来时,总会对他这样的“好”富人刀下留情。

  当年的“开明绅士(地主)”和“爱国资本家”都是以为自己可以逃过一劫的。这种侥幸心理恰恰折射出人性最邪恶的一面。不是有人做过试验吗,让一群猴子以为都要被拉出去被宰,结果大家争相做“好”猴子,把最无力反抗的猴子当“坏”猴子挤出笼子送宰,如此往复,直到最后一只猴子被拖出笼子。其实我们又何须用猴子实验,在文革中为了苟全性命于乱世,夫妻互相揭发、儿女揭发父母的人伦悲剧不是屡见不鲜吗?

  过去一百多年,全球多处“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的行动”此起彼伏,血流成河,可是富人被赶尽杀绝了,穷人的日子也没有好过。君不见,即使在均贫富走向极端的文革时期,陈光标的一双哥哥姐姐不也是活活饿死了吗?(那年陈氏四岁,他诞生于公元1968年。)我真真不明白标哥为什么还会对那个时代的口号、思想乃至军装情有独钟!

  人是天使和魔鬼的混合体,公权和私利都会走向极端,一个社会永远都是在大政府与小政府、管理与松绑、集体与个人、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和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锤摆之间寻找平衡,不可能有永远的真理、一劳永逸的康庄大道。所以,谁也不要对单一的制度过度自信或迷信,甚至不惜以革命的暴力来建立或维持。稳健的渐进式改革才是最好的道路——前两年推荐法国人托克维尔著作《旧制度与大革命》(L'Ancien Régime et laRévolution),大概要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标哥,您怎么作、怎么造、怎么打广告、怎么臆测上方下一步布局、怎么买免死金牌,那都是您自己的事,可是,听我说,咱千万别再提杀人了,行不?每一个鲜活的生命都蕴藏着太多的潜力、背负着太多的责任、牵扯着太多的亲情,可不兴像割韭菜那样,割了一茬又一茬!文化低不是您的错,再出来妄议治国之道就是您的不是了。别老拿着红宝书摆花架子,要想上档次还得读几本实在的书,譬如哈佛教授Niall Ferguson的《人类文明:西方和其余地方》(Civilization: The West and the Rest), 譬如北大教授傅军的《国富之道》。不谢!■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石睿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天下没有不破的泡沫 邱晓华 债券市场 侧改革是什么意思 人民币贬值 山东问题疫苗事件 论坛 俄罗斯经济 房价还在涨 资金 为何 期货暴涨 日本地震的消息 加州海滩灰鲸腐尸 俄罗斯 以色列 日本外相将访华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深圳车牌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