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到纽约敲钟去!

2014年07月15日 07:43 来源于 财新网
不是说世界是个大舞台么,今年最hot的舞台就是纽交所和纳斯达克的敲钟台。我等外行关心的是今年中国公司有几家到美国上市,VIE结构咋披露、发行价啥时定、定多少……而内行关心的则是哪个老总带着哪个(或哪群)名媛参加了开盘敲钟、哪个名媛穿了哪个颜色的衣裳又挎了哪个牌子的包!
张晋蜀
财新网“战胜市场”专栏作家。现为美国某知名国际律师事务所资深合伙人,在重大跨国投资案中担任首席律师

  【财新网】(专栏作家 张晋蜀)烤得红光满面的猪头,整齐有序地高悬在广式烧腊店临街的橱窗里,向路人展示狰狞的笑容。瓜果蔬菜,南北干货,咸鱼鲜虾,占去人行道的一侧,另一侧则是堆积着永远清不干净的运菜纸箱。空气中弥漫着煎炸不明物体的油烟,脚下流淌着内容不详的污水,硕大如猫的老鼠以主人翁的姿态招摇过市,而比活老鼠更邪乎的是间或横尸街头的死老鼠,肚皮在灿烂的阳光下正在蓄积随时准备爆发的正能量。

  多少年来,纽约曼哈顿唐人街就是这样向世人展示中国人的软实力的(全球各地的唐人街也都差不多,咱同胞走哪儿都是城管的死敌)。多少代的偷渡客前赴后继地从这里“上岸”,没有学历、没有资本、没有技术,更别说外语了,就连中文都说不利落。带来的只有吃过中餐的胃和会洗碗切菜的手,所以这注定了唐人街的“打餐馆”主体经济——不小心还把整个中华民族给代表了——没有到过远东的美国人,通过唐人街形成了对华人的全部印象:不讲公共卫生,不注意个人形象,勤劳但不勇敢,爱吃煎炸食品但不长膘,吃下去的油好像都凝聚在了头发里,一个个瘦小干瘪,从体态、相貌、身高、声音上很难分辨男女,说话是一连串的单音节短促爆破音外加收尾的一个抑扬顿挫的长音(唐人街的华人还一不小心把美国人民也给代表了。早些年,回国省亲的唐人街大妈,穿着睡裤逛街,上海人看见以为美国洋人都这么穿,于是邯郸学步,至今还穿着碎花睡裤出门买菜)。

  成天围着炒锅转的人们,是没有闲暇仰望星空的。纽约唐人街跟曼哈顿的金融中心鸡犬相闻,却老死不相往来。从中餐馆一个挨一个的佩尔街(Pell Street) 到金融大楼鳞次栉比的华尔街(Wall Street),区区一英里,我们的同胞走了100多年还没走到。

  2009年3月9日,道琼斯指数跌至6547点,之前17月内掉了54%。2014年7月3日,指数超过17000点,5年之间涨幅超过250%。而唐人街的老中们,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几十年如一日地埋头做他们的“左宗棠鸡”(General Tso’s chicken)(一道跟左宗棠没啥关系、在美国杜撰出来、在长沙绝对找不到的“湘菜”),2009年卖6.95美元一份,2014年还是每份6.95美元。

  唐人街的华人身在世界金融中心却没有近水楼台先得月,最早在华尔街让世人对华人刮目相看的,还是要靠远离唐人街的三位读书人。

  哈佛博士王安,创立王安电脑(Wang Laboratories),1967年在纽约证交所股票上市,当天开盘价12.5美元,收盘时飙升至40.5美元。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王安个人资产一度达到20亿美元,成了当时全球华人首富!

  哥伦比亚大学电脑工程师王嘉廉(跟王安一样,也是上海出生),1976年用个人信用卡借钱创立Computer Associates (联合电脑),1981年股票在纳斯达克挂牌,10年内该公司成为继微软之后第一家年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的软件公司!

  斯坦福博士生杨致远,1995年创立雅虎,翌年股票在纳斯达克上市,1998年三十而立的他身价已达10亿美元!

  1992年,华晨金杯汽车在纽交所挂牌,成为第一个在美国公开上市的中国公司。社会主义的中国登陆资本主义的股市,你还真不得不佩服当年一帮国人创造性地发展主义和真理的智慧和勇气!(无独有偶,几乎与此同时,中国证券监督委员会成立,上交所和深交所筹备工作开始。)

  上市之后,作为外资合作方的金杯老总仰融,曾一度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三位。可惜,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华晨金杯终因姓“无”姓“资”名份不清,引发一场大官司,2002年仰融的股权被薄熙来把持的辽宁省生生夺走,仰融团队原来以为自己是明媒正娶的大老婆,结果被薄氏的一纸逮捕令当小三一样逐出家门。仰融遁走异国,至今有家难回,曾经的300亿人民币身家成了过眼烟云,在江湖上只是因为一桩《融对辽宁省政府》美国联邦上诉法院案例才偶尔被人提起(仰融成为境外控告中国地方政府第一人,但是美国法院以无司法管辖权作为理由驳回,还因为英文姓名颠倒,把好端端的仰先生变成了融老板)。2007年华晨金杯因为股价持续低迷从美国黯然退市。

  中国企业在美国或直接上市,或以ADR(美国存托凭证)间接挂牌,最早一批跟华晨金杯一样,都是制造业的,如上海石化、马鞍山钢铁、青岛啤酒、广西玉柴,继之是基础设施类,如华能电力、大唐发电、南方航空、中国移动。世纪交替之际,随着美国互联网突起,新浪、搜狐、网易于2000年在纳斯达克上市,一时无限风光。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后,值得一提的赴美上市公司有优酷、盛大、携程,还有百度(美国人称之为“中国的谷歌”,2005年8月5日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发行价27美元,收市价122.54美元,涨幅353.85%,到2014年7月总共涨了1400%)。

  话说猫有猫路鼠有鼠道,大型企业到美国上市,中小企业也没闲着。大约从2006年开始,此前被美国证券业不齿的“借壳上市”方式在中国公司中流行开来。美国证券监管的原则是只要如实披露,再烂的公司都可以成为在证监会登记的“上市公司”。把中国企业的资产,通过所谓的“反向兼并”(reverse merger),装进没有业绩的空壳上市公司,省去了直接IPO(股份首次公开发行)所需的繁琐披露和SEC(美国证监会)审查。空壳的原持有人,登记维持个空壳上市公司成本不过几万美元,被反向兼并时赚个十几万、几十万现金,还在被注入真金白银的运营公司里还保留5%-10%的股份,而中国公司花点小钱摇身一变就成了美国上市公司,皆大欢喜。从2007年1月到2010年3月,中国公司通过IPO到美国上市的有56家,而通过反向兼并成为美国上市公司的竟有150家。

  好事不瞒人,瞒人没好事。你借壳上市,刻意回避证监会的审查,怕是有啥猫腻吧?美国还真有管闲事的,一些做空基金就盯上了反向兼并的中国公司。他们的惯用伎俩是先借来一家中国反向兼并公司的大量股票,然后不管有没有证据就开始指控这家公司财务造假,借此打压股价,最大化做空的利润。可惜,中国人“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全是王宝森”,哪家公司没有两本帐?让人一诈唬,还真给查出一大堆财务问题,股价一落千丈。于是,美国人对中国人又多了一层认识:在唐人街不讲卫生,在华尔街不讲诚信。他们忘了美国的有毒证券刚在2008年引发了全球金融风暴,更忘了他们连纳斯达克的前主席都是骗子,而且这位麦(道夫)主席一骗就骗了至少600亿美元!

  在一片围剿中,美国股市上中国概念股总体市值在2011和2012两年间下跌了72%。SEC查,股民告,反向兼并公司纷纷退市。这一上一下、一进一出,真正赚钱的只有公司的外聘律师:上市他赚,增发他赚,挨了集体诉讼他赚,临了退市还是他赚!

  人们以为中国概念股从此在华尔街一蹶不振,至少有10年缓不过劲来。谁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前边一拨集体诉讼和退市还没消停,2014年中国公司又掀起了赴美上市的新高潮。新浪微博、途牛网、聚美优品、京东……接二连三,感觉要是不在美国上市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在中国做互联网的了。当然,最让人瞩目的要数预计在8月份上市的阿里巴巴了,融资额可能有200亿美元,将成为盘古开天地以来最大之IPO,超过Facebook的160亿——马云加油!

  人家不禁要问,你们中国人难道真是记吃不记打,中国概念股被四面围剿的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怎么又热脸贴冷屁股,纷至沓来赶到纽约挂牌了?!

  美国上世纪有个绰号叫Slick Willie的江洋大盗,被记者问为啥要抢银行(显然想挖出个劫富济贫的故事),答曰 “Because that’s where the money is” (多新鲜哪,因为那里有钱!),至今仍被当作名句传诵。中国公司到美国上市,同样也是因为那里有钱!2012年美国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18.7兆亿美元,对比:中国3.7,日本3.7,英国3.0,德国1.5,香港1.1——怎么能比!

  过去五年纳斯达克股指上升133%,道琼斯股指上升94%。而同期恒生指数才上升了24%,上证指数呢,我都不好意思说,没有升还反而降了34%!显然,A股上市就算了。再说香港吧,本来内地公司到港交所上市还指望监管比美国宽松些,谁曾想中国人整中国人更狠,香港证监会、廉政公署、警方抓内地客一点都不含糊,而且除非你有军中大老虎罩着,否则甭想还有人星夜捞人,用快艇送你潜逃回内地。

  里外里这么一捉摸,把美国当作上市的首选地还有什么悬念么?

  当然,咱还漏了一条最主要的原因:今年中国名媛们流行到纽约敲钟!2010年于冬的博纳影业在纳斯达克上市,参加开市敲钟庆典的有巩俐。第二年庆祝上市一周年于东又带着泽塔琼斯去敲钟。今年新浪微博在纽约上市,大伙儿啥都没记住,就记住姚晨敲钟了。于是乎,没有参映却到嘎纳电影节走红地毯,没有身材却到米兰时装秀坐头排,那都属于土得掉渣了。在今天的圈子里,要是没到纽约敲过钟,您走街上千万别说认得我,还好意思当名媛!

  不是说世界是个大舞台么,今年最hot的舞台就是纽交所和纳斯达克的敲钟台。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等外行关心的是今年中国公司有几家到美国上市、VIE结构咋披露、发行价啥时定、定多少,路演走几个城市,售股佣金是几个百分点,新股会不会“破发”(呸呸,乌鸦嘴!),融资额是创了行业第一、中资股第一、还是宇宙第一。而内行关心的则是哪个老总带着哪个(或哪群)名媛参加了开盘敲钟、哪个名媛穿了哪个颜色的衣裳又挎了哪个牌子的包!

  不管怎么说,让一班光鲜亮丽的尤物在全球金融圈最引人瞩目的舞台上代表中国人,总比被唐人街偷渡客代表了去强吧?不过,俺对诸位上市老板暨名媛有个小建议:敲钟完事后,别忘了到中国城佩尔街9号的鹿鸣春(Joe’s Shanghai)吃顿小笼包——如果您不介意在门外等至少半个小时,如果您不介意被安排跟陌生人同坐一圆桌,如果您不介意服务员轻慢地催你快点菜的话。因为当一屉竹笼终于被甩到您面前的那刻,看着那一只只垫着白菜叶的小笼包,油汤在晶莹剔透的薄皮里呼之欲出而未出,您也许会有种莫名的感慨:咱中国人的最高境界归根结蒂不就是吃一口么,其他神马都是浮云!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警惕万科之争不可承受之后果 雷洋案最新进展 日元汇率为何走强 雷洋事件 山东问题疫苗事件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首都 北京 融资融券T+0 财新网 英国退欧对中国的影响 万科股权分散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985 211废止 美国 沙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