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标哥,咱小点声行不?

2014年01月07日 07:59 来源于 财新网
传播国家软实力,功夫在个“软”字上,你急吼吼地去买宣传渠道,不明摆着是要吓跑受众吗
张晋蜀
财新网“战胜市场”专栏作家。现为美国某知名国际律师事务所资深合伙人,在重大跨国投资案中担任首席律师

   【战胜市场】(财新专栏作家 张晋蜀)美国有个说法,叫the slow news season,指一段时间没啥重大新闻,媒体只好用些无聊八卦来填补空档。中国这些天就像是遇到了新闻淡季,大伙儿翘首以待反腐斗争的第二只靴子落地,可是左等右等老不见动静,只好吃包子泡方便面作消遣了。于是,陈光标收购《纽约时报》的传言,正好不失时宜地为百无聊赖的大众提供了可资围观的笑料。

  可是标哥还满脸真诚:“收购《纽约时报》,请不要当成一个笑话来听!”而且,言必行,行必果,他1月4日真的空投到冰天雪地的纽约来当起接收大员来了。既然人家都当真了,咱就帮着分析分析吧,看这桩并购买卖有戏没戏。

  首先,人家《纽约时报》的东家是纽约时报公司,那是一家股票在纽交所挂牌的上市公司。根据美国证券法,上市公司但凡有什么material event (重大事宜),是要通过Form 8-K公告的(中国不也一样,刚有一家上市公司在老总跳楼后公告其“因意外逝世”。)

  《纽约时报》既然是该公司的主要资产,真要是出让,对公司来说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当然是没有比这更重大的事宜了,肯定会向证监会SEC递交公告。可是,人家啥动静都没,陈光标先满世界嚷嚷开了。如果双方真有过接触,你这不是陷对方于不义,落个违反证券法的罪名吗?于是,我们可以推断陈光标连纽约时报大楼门朝哪儿开都没搞清。果不其然,纽约时报公司马上出来撇清关系。标哥一开口就落得个自讨没趣。至少在美国,商业谈判,讲究discretion守口如瓶,动辄就要你签洋洋万言的保密协议,你要是有个大嘴巴的名声在外,将来谁还敢跟你接触?

  当然,有时收购公司,不跟对方董事会商量,直接到山门前叫骂也是有的,那叫hostile takeover(敌意收购)。通常有意收购方早已攒下目标公司的一大堆股份,然后才公开叫板,以超过市场价格若干百分点的收购价来邀请其他股东出让股份,以足够多数迫使目标公司董事会缔结城下之盟。可是,我们知道陈光标在宣布收购《纽约时报》之前并没有对其股票建仓,另外,纽约时报公司的市值是23亿美元,老陈开价10亿美元,众股东凭什么要把股票降价57%卖给中国人?这种收购,尽管“敌意”够足,但怎么也叫不上“敌意收购”。

  退一万步来讲,即使陈光标有什么怪招能把纽约时报公司所有的公开流通的股票收入囊中,他还是没买到《纽约时报》的控制权。原来标哥有所不知,在纽交所挂牌的是公司A类普通股,在董事会上只可占30%的席位,而具有指派70%董事的绝对控制权的B类普通股压根儿就不公开流通,几乎全在奥克斯-苏尔兹伯格(Ochs-Sulzberger)家族手里攥着。

  人家老陈又说了,“只要价格合适,没有什么买不到。”的确,虽说他那10亿美元不足纽约时报公司市值的一半,用这笔钱来购买B股恐怕还是有足够吸引力的,尽管控股的奥-苏家族自1896起至今把持《纽约时报》已有118年之久,尽管家族代表人《纽约时报》发行人小阿瑟·苏尔兹伯格在他父亲去年刚过世后就变卖祖产——又是卖给一个不靠谱的中国人——脸上多少会有点挂不住。

  可是,B股虽然实际掌控《纽约时报》,却只享受公司经济利益的0.5387%。标哥要是真砸下大钱,买断B股,为公司呕心沥血,公司每赚100块,中国人只赚5毛4,这回慈善事业真是要做到极致了。

  随着互联网的兴盛,纽约时报公司跟其他平面媒体一样,正在受到空前的挑战。2013年曾经是美国两大周刊之一的Newsweek (《新闻周刊》)停止印刷了,以爆料水门事件进而迫使尼克松下台的The Washington Post(《华盛顿邮报》)也转手了。纽约时报公司过去10年股价下跌64%,最近5年中有3年亏损,2013年1月到9月,继续亏损。公司广告收入急剧下滑,而退休养老支出却持续上涨,面对巨大财政压力,公司不断变卖旗下报纸,最近出手的是The Boston Globe《波士顿环球报》。可就这么个公司,去年股价居然还回涨了80%,市盈率是17(比苹果还高)。在这个时候收购《纽约时报》,在财务上无论如何也说不通。

  难道陈光标有什么“绝活”能让《纽约时报》彻底翻盘?人家标哥发话了,“如果收购成功,我会对《纽约时报》进行一些必要的改革。最终目的就是增加这张报纸的真实度和客观性,重塑其公信力和影响力。”

  人家报纸以其客观真实报道为安身立命之本,你死乞白赖要收购人家,却说人家在真实客观方面有待加强,这不跟向人求爱却说人家长得丑一样吗?不知标哥有否听说过美国法学院必读的New York Times Co. v. Sullivan(纽约时报公司对沙利文案),在这个1964年最高法院著名裁决中,法院采纳了纽约时报的抗辩,规定要指控媒体报道对公众人物构成诽谤,必须要证明有actual malice(事实上的恶意),从此美国公众人物告媒体诽谤鲜有成功。标哥恐怕也没听说过“五角大楼文件”案。1971年,一批美国国防部机密文件被泄露给《纽约时报》,其中显示美国政府在越南战争中对公众多有欺瞒。《纽约时报》开始连载这些文件时,尼克松政府恼羞成怒,要求法院出面禁止,可是《纽约时报》据理力争,最终赢得最高法院9名法官中6名的支持,这批文件全部公诸于众。这种情形恐怕是咱这些戴过雷锋帽的脑袋无法想象的。

  《纽约时报》多少也是一面新闻独立的旗帜。在没有新闻审查制度下办报,全世界除了朝鲜的同志们,恐怕要数咱中国人最没经验了。尽管《纽约时报》近年来因为偏向民主党而多为保守派所不齿,还不至于要等没有一天自由办报经验的陈光标来扭转乾坤吧?

  至于老陈要让《纽约时报》有机会进入中国每个家庭,更是有点痴人说梦了。君不见,也是在互联网的冲击下,中国自己的早报晚报正一个接一个地倒闭,连有政府下达订阅指标支持的各级党报都快揭不开锅了,就凭你冠个“纽约”的报名就可以逆市而上?除非《纽约时报》独家享受域外司法豁免,不被审查——而这在今天的中国现实吗,难道这两年该报捅的篓子还不够多?

  财务上说不通的事只有从政治上说了。陈光标并不讳言,此举乃“国家对外传播力的建设”之一部分。其实,在商言商,民营老板处江湖之远而忧其君替国家着想固然是爱国好事,可别以为打爱国牌将来政府会为你买单(更不会给你发免死金牌)。那些急13亿人民所急,到蒙古买煤矿、到澳大利亚买铝矿、到加拿大买钾矿的老板们,输得只剩裤衩了,也不见公家人伸出援手。再说了,传播国家软实力,功夫在个“软”字上,正所谓“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你急吼吼地去买宣传渠道,不明摆着是要吓跑受众吗?

  所以,依我说,标哥,咱小点声,行不?此事不太靠谱,相比之下,我倒更愿看到马云收购雅虎,而这又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十八届五中全会报告全文 艾滋病 石泰峰 董尤心 北京雾霾 部队改革 王立科 石泰峰 关于加强和改进企业国有资产监督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意见 中国高铁版图 民法典 山水水泥 辽宁舰航母内部图片 俄罗斯遇难飞行员照片 最高人民法院律师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