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微软:你咋也摊上大事了?

2014年08月04日 13:25 来源于 财新网
在中国摊上大事的美国企业,甭管“高”的“软”的,与其在北京找答案,兴许还不如在华盛顿多下点工夫
张晋蜀
财新网“战胜市场”专栏作家。现为美国某知名国际律师事务所资深合伙人,在重大跨国投资案中担任首席律师

  【财新网】(专栏作家 张晋蜀)7月29日 ,中国宣布了两项调查,其一周永康涉嫌违纪,其二微软涉嫌垄断。咱今儿要讲的是微软的事。

  据国家工商总局自己透露,“由北京、上海、广东、四川、福建、湖北、江苏、重庆、河北等9省市近百名工商执法人员对微软公司在中国大陆的四个经营场所,即微软(中国)有限公司以及上海、广州、成都的分公司同时进行反垄断突击检查……工商执法人员复制了微软公司部分合同和财务报表,提取了电脑、服务器中储存的内部沟通文件、邮件等大量电子数据,查封扣押了2部工作电脑。”完全是美国黑手党大片的节奏呀,当初查办周永康“秘书党”都没有这么大的阵仗!

  微软到底是犯了啥事儿呢?

  网上各路专家落实“依法治国”的精神还贼快,都一本正经搬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来分析起微软到底犯了哪一条了。依本律师看,人家说啥你就信啥,光从法律角度看问题,实在是——用句法律术语来说——“图羊图森破”。

  10多年前,微软如日中天,全世界90%以上的电脑的操作系统都用它的Windows,比尔·盖茨40岁荣登全球首富宝座(而且一坐就是连续14年),年轻气盛再加财大气粗,吃相不是太好看,恨不得把所有竞争对手统统掐死(就连如今被奉为神明的乔布斯,他那苹果也差点被微软挤压到破产)。

  树大招风,美国政府从1991年起就盯上了微软,从此微软成了唐僧肉,联邦贸易委员会、司法部、各州检察长、欧盟、各家竞争对手,谁没事都来咬一口,反垄断调查呀官司呀就没断过。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然要数1998年的联邦法院开庭审理。比尔·盖茨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作证时一问三不知,”I don’t know,” “I don’t remember,” “I don’t recall” 竟说了200次。毕竟是大律师的儿子,盖茨咬文嚼字到令人抓狂,控方律师要他解释一个词的定义,他竟回嘴:“请你先给‘定义’这个词下个定义!”

  法官震怒,判决微软必须拆成两半。微软后来好歹在上诉法庭翻过案来,免于一死。

  那时中国咋不搭个顺风车也告微软垄断呢?说来不好意思,那时中国使用微软软件盗版率在90%以上,四川有句谚语囊个说的么,叫(念“搞”)花子还嫌馊稀饭,人家不告你侵权就不错了,怎还好告人家垄断。

  如今,时过境迁,如果把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都算作计算机的话,全球使用Windows的计算机已不过半,微软因此没了先前的锐气,前两天刚宣布裁员18000人,现有员工中有六分之一要走人。比尔·盖茨的公众形象也从残酷竞争的大灰狼变成了充满爱心的慈善大叔。在这种时候,再把微软拉出来当垄断大老虎打,是不是给人一种慢了半拍的感觉?

  有位领袖批评过,You can’t see the forest for the trees (《矛盾论》:“只看见局部,不看见全体,只看见树木,不看见森林”)。微软这事咱恐怕还得倒退两步才能看到全景。

  这些年,中国企业在美国可没少让人欺负。

  华为、中兴的芯片出口美国受阻。三一重工收购个风电场,都成交了,还生生被奥巴马命令退出。(前两天联邦上诉法庭总算是还给三一重工一点公道,判决美国政府处理此案程序不公。可是,这种胜利最多不过是美国司法的“程序正义”面子工程,因为法院说得很露骨,我只管程序过不过得去,最终决定还是政府想咋做就咋做,我可管不了了。)

  在多数美国人眼里,中国崛起的原因,非偷即抢。中国公司动辄就被人告侵犯知识产权,譬如轮胎上的沟槽,直的侵权,斜的侵权,对称的侵权,不对称也侵权,就差没把轮胎是圆的也当专利保护了。所谓337条款调查案更是个杀手锏,只要美国有人告你侵权,没几个月你的产品就可以被全面封杀,永远甭想再进美国。

  反倾销的大棒几乎落到了所有中国产品种类头上:彩电、家具、铝材、太阳能光伏板、电池、蜂蜜、对虾、蘑菇、油井管、电热毯……五花八门,一应俱全,而且惩罚性的关税有时竟高达200%。

  有些中国行业被反倾销打怕了,于是由政府隶属的行业协会出来要求大家售美产品不得低于某个最低价,结果又被美国人指控是订立价格攻守同盟的托拉斯。华北制药集团就是一例,去年11月在美国维他命C反垄断案中败诉,被判赔偿对方1.62亿美元。Damned if you do, damned if you don’t,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叫人如何是好!

  美国号称讲究程序正义,外地人跟本地人打官司,可以绕过当地州立法院而进入联邦法院,以防地方保护主义,因为联邦法官不由当地选民推举也不拿地方上的俸禄。谁要是犯了案子,只能由公民陪审团来审,所谓trial by a jury of one’s peers,审判你的人应该是跟你背景类似、来自你的社区的peers(同类人)。可你说中国公司被拉进美国法院,哪有防止本国保护主义的机制?外国人不是公民,没有资格进陪审团,法院所在社区尽是些痛恨中国抢走他饭碗的老少爷们,你上哪儿去找中国公司的peers?运用本国的行政司法程序来处理国际贸易纠纷,外国人明摆着要吃亏,还有任何悬念吗?

  好多针对中国的反倾销案的始作俑者都是美国的工会。不是说“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吗?那位留大胡子的德国导师,何曾会想到,如今美国的工人联合会打压中国工人兄弟的劳动产品可一点也不含糊。美国工会跟黑社会的瓜葛时有所闻,早已沦为落后的生产力的代表,脑满肠肥,固步自封,被勤奋的外国工人甩下几条街了,只好哭着鼻子找政府拉偏架。工会在美国掌握两大资源:政治献金和选票,所以从来不愁没有政客对它唯命是从。今年6月,美国钢铁工会再次发难,申请对从中国进口的乘用车和轻型卡车轮胎发起所谓双反调查(反倾销和反补贴),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和商务部自然也就俯首帖耳毫无悬念地正式开始调查,刚从美国三年“特保”重税的枷锁中挣脱出来的中国轮胎业,再次撞上贸易壁垒。

  中国企业在美国行政司法制度下势单力薄,被各个击破,多么期待中国政府能伸出一把援手啊!

  于是——于是我们看到发改委对高通进行的反垄断调查还没结束,工商总局又把微软抄了家。

  什么?我可没说针对微软的调查是中国政府对美国的反制。Don’t put words in my mouth!只有拙劣的股票评论师才什么事都能信誓旦旦地扯出个因果关系来。我只是想说,在中国摊上大事的美国企业,甭管“高”的“软”的,与其在北京找答案,兴许还不如在华盛顿多下点工夫,劝劝美国政府,美国在法制上比中国先行好多步,得带个好头,别老打着法律的幌子行贸易保护主义之实。要不然,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拉大旗作虎皮,随便找个莫须有的罪名就把你给办了——这都是咱玩儿剩下的。要玩阴的,谁不会?哼!█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杜春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中国官员的问责逻辑 首都特区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昌平公安第二次通报 雷洋检尸案 山东疫苗事件的看法 雷洋事件不让评论 魏洋事件 杨绛生平与创作大事记 夏霖 跨省生源计划调控 国债收益率 聂树斌 曹建方 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