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张志洲:为何说中国放宽调控会给全球金融稳定带来大麻烦?

2017年12月28日 16:5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从资本市场交易结果的角度看,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即国内经济至少处于复苏的过程中,还没有转向滞胀或者进入到放缓衰退过程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起成立的全国性公募基金会,成立于1997年。博智宏观研判论坛为其举办的研究型论坛,旨在跟踪中国宏观经济走势,判断短期经济形势,预估中长期经济态势,对中国经济的重大战略性问题进行研判。

  【财新网】(作者 博智论坛)2017年12月20日,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的博智宏观论坛第二十五次月度例会召开。会议主题为“2018年经济形势分析”。敦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博智宏观论坛学术委员会委员张志洲受邀主讲。

  张志洲认为,宏观调控政策如能做到将防范化解风险摆在首位,脱贫、污染防治紧随其后,基建投资企稳,地区债务继续缩减,那么明年我国化解金融风险的外部环境会不错。如果政策的执行力不足,我国经济调控则可能会腹背受敌,境内外因素都会向宏观调控不利的方向施加压力,使得宏观环境更加复杂。

  张志洲从2017年金融市场境内外机构投资者的交易行为入手,描述了当前的全球经济图景。从大类资产的价格表现来看,2017年是境内外投资者过得比较舒服的一年。债券、股票、大宗商品、汇率市场都体现出很明显的风险偏好。购买风险资产是受益的,股票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人民币汇率保持坚挺,但利率债价格却承受下行压力。这种资产价格的变化,明显反映出经济在复苏,这是国内的情况。

  2017年国内机构投资者很乐观,以为中国春风独享,这完全是错的。全球风险资产价格走势总体都比较强劲,而且,不少国家的资产价格走势比中国还要强。各国股票市场对比来看,新兴市场指数平均涨幅达29%,比沪深300的涨幅还高,发达国家市场指数的平均涨幅则接近20%。债券是大类资产中表现偏弱的,只有新兴市场的债券价格表现非常不错。大宗商品价格指数从年初涨到年末,原油价格自年内底部的涨幅也接近50%。美元走势比较弱。如果回溯2005-2007年的一轮牛市和2009-2010年的一轮牛市,大家会发现今年资产价格变化的组合与当时各资产价格的走势变化十分类似。这说明只要出现全球范围内经济复苏,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就上升,都去追逐风险资产,从而在资产组合中降低安全资产(比如债券)的配置比例,而将配置权重更多的赋予大宗商品、股票等风险资产。风险资产也包括新兴市场债券,因而新兴市场债券的价格涨势喜人。这就是2017年全球投资者用资产交易投票出来的基本面,境内境外都一样,不仅仅在中国出现,也在其他国家出现。

  如果看境内外几大类资产价格的表现组合,自然会想到这对应着美林时钟的经济复苏周期。今年境内资产中股票市场表现出色,股票表现出色只发生在复苏与过热时期,在滞胀和衰退期表现都不会好,而债券在复苏和过热阶段的表现是比较差的,大宗商品在复苏期表现最好,过热期开始转变,到滞胀期又会再次有好的表现。

  因此,从资本市场交易结果的角度看,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即国内经济至少处于复苏的过程中,还没有转向滞胀或者进入到放缓衰退过程。

  从张志洲团队及中投公司制作的统计图来看,按照复苏期、扩张期、衰退期和滞胀期来划分,全世界主要经济体没有一个是处于衰退或低迷阶段的,绝大多数的经济体都处在复苏期和扩张期,只有极个别已进入经济复苏的后阶段,即滞胀期。

  这一次全球经济的复苏力度有多强?从桥水测算的统计结果来看,截至11月底,全球已有80%以上的国家经济增速超过了潜在增长率。自2001年中国加入WTO以后,这种情况发生过四次:第一次是在2003年,很短暂;第二次是在2006-2007年,第三次是在2010-2011年,第四次发生在当下。

  过去一年资本市场交易结果很明显的反映了经济复苏过程中资产价格的表现,如果分析经济数据,那它对应的就是地地道道的复苏。这次复苏范围极广,且有深度。前文已述,全球80%的经济体已经处于潜在增长水平之上 ,按照目前的惯性,估计到明年上半年,全球90%的经济体增速都将超过潜在增速水平。而它高于潜在增速水平的幅度,从2001年至今,只有三次是可与之相比的。因此全球经济复苏的广度和深度是2011年以后前所未有的。同时,我国的经济增速也超过了潜在增长水平,虽然幅度已有所回落,但仍在潜在增长水平之上。

  今年国内资本市场为何有如此表现,如果不站在全球视野的角度来思考,则肯定会出大问题。近期国债收益率上涨,或者说是国债价格暴跌,确实与监管有一定的关系。但如果观察历史上我国国债收益率大幅攀升的情况,除了2013年是因为“钱荒”所导致外,其余三次对应的时间点恰好与全球经济增速超过潜在增长水平的时间点一致。这说明,现阶段国债收益率的大幅攀升,其实也是由全球经济复苏对国内造成的增长推动所引发的。因为经济增速高于潜在增长水平,通货膨胀压力也在不断积累。除了国债收益率攀升能够反映经济复苏外,大宗商品价格指数和财新PMI也基本上反映了经济复苏的情况。

  我国的宏观政策在强调防控、化解风险。但是,如果2017年政府的执行力度比较温柔,那么麻烦也许会非常多,因为这次经济复苏不光有需求端在背后推动,还叠加了供给侧改革的效应。例如,主要城市的螺纹钢库存已降至2010年统计以来的最低水平。四季度,螺纹钢现货价格曾达到4900元/吨,对应钢厂的毛利润率为30%-40%,这意味着钢厂有很强的复产动力。因为环保限产将钢铁供给进一步压缩,自然呈现“供不应求”的状况。因此在2018年,如果政府在经济增速出现一丝下行压力的情况下就开始放松宏观调控措施,那么通货膨胀出现的概率就非常高了。

  金融市场期货投资者对2018年原材料价格的看法与现货投资者的看法在价格上体现出明显分歧。还是以螺纹钢为例,前期在现货价格达到4900元/吨,且各地螺纹钢库存很低时,期货市场的螺纹钢价格却出现明显贴水。以2017年12月20日的收盘价为准,2018年3月份到期的螺纹钢收货价格为3800-3900元/吨,比现货便宜近1000元。出现这么大幅度的贴水,其实反映了巨大分歧。期货参与者认为钢厂毛利率这么高,螺纹钢供给应该会上升,只是现在因为环保限产导致供给无法增加。同时,中央推动去杠杆,限制地方政府债务等措施,在未来一段时期都会导致地产投资和基建投资出现下行压力。

  为什么说中国政府放宽宏观调控会给全球金融稳定带来巨大麻烦?今年是做投资很舒服的一年,风险资产表现都非常好,价格波动率极低,只要买对资产并持有,就能获得丰厚的收益。波动率低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我们经历了2011年以来第一次全球共振的经济复苏。从全球范围来看,强劲的经济增长伴随较低的通胀压力,配合西方各国央行给出的宽松的政策,压制了金融资产的波动率。但是,这导致金融市场隐藏了很多风险。

  今年,全球资本市场出现了过去一百年未有的新现象,西方金融市场主要机构投资者在一级市场持有权益类资产的市值第一次超过了在二级市场的市值。这是因为全球基准利率太低,机构投资者被迫在一二级市场都大幅提升持有资产的久期,以便提高收益率。但是,一旦通胀起来,货币紧缩超预期,资产久期拉得长,金融市场就更容易大幅波动。此外,因为供给侧改革和环保的原因,在全球经济增长较好的情况下,供给受限使得通胀也更容易上摆。所以,不要轻易刺激经济,否则很容易引发金融市场大幅波动。

  目前,美国、欧元区、英国和日本的CPI指数还很低,为什么要看这四个经济体的CPI,是因为这些经济体的央行正在实行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2017年它们投放了大量流动性到市场上。之所以敢这么做,还是因为对应经济体内的通货膨胀率太低。大宗商品价格虽然从底部快速反弹,但价格水平依旧压得很低。需要注意的是,目前主要是工业原材料的价格明显上升,但能源和农产品并不高。正因为后二者价格低,如果出现超预期反弹,其弹性是极大的。要小心能源与农产品价格向上的弹性,如果它们的价格也开始上涨,则会让全球的通货膨胀率超预期上涨。

  西方国家的央行目前还维持着比较宽松的政策倾向,因为现在各国的通货膨胀率还比较低,利差也在平坦化。虽然美国在加息,但这并不太值得担忧。因为,从实际利率的角度看,美国、欧洲、英国、日本等央行的货币紧缩政策还是非常温和的。负利率对金融资产的价格目前仍比较有利。

  但是,如果各国通货膨胀率超预期上涨,各国央行也会被迫快马加鞭地提高利率水平。一旦利率过快上升,估值水平偏高且流动性不好的资产出现价格波动风险的可能性就会非常大。这种事件是否会发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国的表现,因为我国现在是全世界主要大宗商品的最大消费国。如果能压制地产和基建投资,这将有利于大宗商品价格的回落,从而不让全球通货膨胀率出现超预期上涨。但是如果通胀出现向上超预期并在全球范围内引发连锁反应,则会导致全球金融资产价格波动率上升。那么在这一背景下进行国内防风险操作,包括资管去杠杆、压缩影子银行等,将是更加复杂,极其高难度。

  “博智宏观论坛”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下属北京博智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所承办的研究型平台,剖析短期热点,研究中长期经济增长问题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