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律师张晋蜀:我在疫区洛杉矶(16)

2020年03月30日 19:5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测试再快再多,恐怕已无法堵死病毒。现在美国的应对策略已不是围堵病毒,而是通过禁足令和社交远距把疫情上升曲线压下来
张晋蜀
财新网“战胜市场”专栏作家。现为美国某知名国际律师事务所资深合伙人,在重大跨国投资案中担任首席律师

  【财新网】(专栏作家 张晋蜀)昨天海滩和码头都关闭后,竟有一条漏网之鱼 —— 一叶挂着镶蓝边白帆的小船,还在海上悠哉游哉地飘荡。今天尽管也是风日晴和,海上连一条船也看不见了,间或还有直升机沿岸巡逻,看来管控效果不错。

2

  出门取信——我知道,我知道,已经有好多朋友叮嘱,开信箱要戴手套,取来的信件要在车库里隔离几天,忽见山道上驶来一辆敞篷赛车,一对标致的青春男女,飘然而过,留下开心的笑语,特像好莱坞恐怖片的开头,先给你一个万事祥和的长镜头,为鬼怪一惊一乍出场作铺垫。

  下午事务所全美联席电话会。

  话说百无一用是书生,遇到抢险救灾,最没用的就是律师。全美各地的医护志愿者正在逆行往纽约赶,律师们只有在家里呆着挖空心思stay relevant找点存在感。

  星期五,总统签署了《家庭第一冠状病毒应对法》,砸两万亿美元直接发给企业和个人,特朗普在签字时说签署T字打头(trillion,万亿)的法案还是头一遭。律师们赶紧连夜解读消化,撰写法律落实纲要,群发所有客户,无外乎是政府的钱谁能拿、拿多少、怎么拿。据说各家公司的内部法律主管都在抱怨,各大事务所发来的PPT纲要已经塞满了邮箱。

  纽约的死亡人数比昨天下降许多,但愿代表一个趋向。美国食品医药监督局FDA姗姗来迟,今天总算批准了用硫酸羟基氯喹和阿奇霉素治疗新冠病。不知道跟纽约死亡人数的下降有无关系。FDA循规蹈矩,这次在疫情爆发前审批测试剂太拖沓,对于疫情前期测试展开缓慢应该负有责任。氯喹的批准还是特朗普直接在记者会上呼吁FDA特事特办简化繁文缛节,才有今天的批准。一周内搞掂,对FDA来说已经算是神速了。在哪儿都一样,官僚主义害死人。

  美国媒体以怼总统为己任,凡是老特拥护的,他们就要反对。就因为特朗普推动氯喹,记者们就到处找专家说疗效未知、有危险。亚利桑那州有位老人,听说氯喹治新冠,就在家服用洗鱼缸的膦酸氯喹,来预防感染,结果挂了。媒体这下可逮着了,大肆渲染,就差没说特朗普手上沾血了。今天FDA批准硫酸(不是膦酸)羟基氯喹,也算是打了打脸人的脸。

  洛杉矶地区的确诊人数还在上升,总数达1465。

  前两天确诊人数比较偏重于明星区,如Brentwood和Beverly Hills (比华利山庄),恐怕倒不是因为新冠是个富贵病,而是明星们很可能测试加了塞。

  现在随着测试的铺开,收入中低的社区确诊人数也上来了,说明病毒已经遍地开花。整个加州确诊人数6358,可还有6万多人在等测试结果,据说要等6到7天。按照20%多的阳性率,未来几天的确诊激增可以预见。

  也有个好消息,制药公司Abbott发明了5分钟测试剂,后天开始每日可以供应5万支。

  不过测试再快再多,恐怕已无法堵死病毒了。现在美国的应对策略已不是围堵病毒,而是通过禁足令和社交远距把疫情上升曲线压下来,美国人的说法就是flatten the curve,尽量避免病例上升过快而挤兑医疗能力。也就是说,除非马上出现疫苗,这场战疫恐怕只能靠足够的群体感染而后得的免疫力了。欧美政要明星纷纷中招,从一个侧面说明人群中受感染的比例已相当可观。这个病毒可以无症状传染,要局部赶尽杀绝实在太富挑战。

  也就是说,中国用围追堵截苦苦打了前半场,境外各国正在疲于应付打下半场,等境外群体免疫力形成,除非很多国人已神不知鬼不觉地获得了免疫力,在中国恐怕还会有场加时赛。

2

  入夜,到小广场跑步,无人。

  相关文章:律师张晋蜀:我在疫区洛杉矶(1)(2)(3)(4)(5)(6)(7)(8)(9)(10)(11)(12)(13)(14)(15)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杨胜忠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莆田系 美国总统大选 寻衅滋事罪 国九条 税务师 敲诈勒索罪 量子卫星 三年自然灾害 深化改革 埃博拉 贸易战 陈有西 人工心脏 大庆油田 会议